“哈哈哈哈!”

  眼前的男子话音传来,不只是班大师,就连一旁的墨家弟子也都停下了手中的活。

  随之,便是大笑声起。

  班大师更是像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弯下了腰,抱着肚子,笑得泪花都出来了。

  “你小子还真是,居然和秦国的皇帝同名。”

  墨家的一众人回返,没有见到那想象之中的厮杀画面,反而是如此平静,不觉得愣了一下。

  班大师看见众人回返,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还残留着笑意,问道:“你们怎么又都回来了?”

  高渐离的视线从班大师身上抽出,转移到了那个小兵的身上,心中疑虑徘徊。

  “你是谁?”

  “嬴子弋!”

  当男子再度说出了答案,随之而来的又是一阵哄笑。

  高渐离没有笑,他身旁的墨家巨子荆天明也没有笑,他们身后的两位墨家统领也没有笑。

  营地之中,一旁的如临大敌,一旁的闲暇哄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处于漩涡之中的男子却是异样的安静。

  荆天明咬了咬牙,尽管眼前的真相依旧模糊,然而隐藏在这荒诞真相之后的东西却让荆天明心中有着一股恍然。

  “你究竟是谁?”

  犹疑之中,荆天明再度的问道。墨家一众人虽然与嬴子弋相处了很久,但是包括荆天明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见到过嬴子弋真正的面目。

  他们所熟知的那位忘情大师,早已经在那个夜晚,随着那漫天的火雨,而变得支离破碎。

  此刻班大师等墨家弟子的脸上还留着笑意,却是因为荆天明这一声肯定似的提问,而面色僵硬了起来。

  嬴子弋摇了摇头,暗道我都说了几遍了,这些货理解有问题么?

  只见嬴子弋挥了挥手,说道:“朕乃大秦皇帝,当今天子!”

  当嬴子弋话音落下,墨家的弟子还想要笑。只是,当笑意从脸上泛起,却始终无法从喉间发出一丝的声音。

  下一刻,他们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一瞬间,包括班大师在内所有在摆弄投石机的墨家弟子都以嬴子弋为中心,向外倾斜。

  或是跌倒在了地上,惊愕不知道坐起来。

  或是无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嘴里还在喃喃的念叨着什么。

  或是脸上一脸的不可思议,整个人都僵硬了起来。

  下一刻,所有在旁的墨家弟子都像是遇见了吃人的老虎一样,拔腿向着四周跑去,避之唯恐不及。

  嬴子弋站在原地,一脸无奈,暗道哥哥有这么吓人么?

  而随着墨家的弟子远去,孙校尉手下的兵马也已经都赶了过来,里三圈,外三圈,将这里围的是水泄不通。

  当孙校尉赶了过来,从墨家一众人口中得知那个细作的真正身份时,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他的手抓着班大师的衣角,拼命的确认着这一个早已经明晰的事实。

  荆天明,墨家的巨子手执墨眉,对着嬴子弋,问道:“你为何来这里?”

  “朕来此,是想要给你们一个机会,为我大秦效力!”

  嬴子弋伸出了手,招揽道。

  眼前的景象如此的怪异,以至于荆天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回答。

  高渐离看着嬴子弋,说道:“皇帝陛下,若是你想要拖延时间,那么就不必了。墨家是不会为你效力的!”

  “墨家一直在为帝国效力,这一点,难道你不明白么?”嬴子弋看着班大师,笑着说道。

  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一众墨家之人看向了班大师。只是,平日里这位话语颇多的老者,此刻却是沉静了下来,沉默不言。

  “你是什么意思?”察觉出了班大师的异样,大铁锤不明就里的问道。

  “秦居八百里关中而王天下,墨家在这一过程之中至关重要。墨家一直在帮助着秦国,这样的关系直到上上任的巨子六指黑侠为止。如今的墨家统领大都是在燕丹接任巨子之后胜任。你们所知,墨家为何要与秦国为敌,便是为了贯彻兼爱非攻的理念。但又何尝知道,而燕丹为了国仇而让墨家站在了秦国的对立面后,则成了墨家衰败的开始。”

  “你胡说!”

  嬴子弋的话如洪水一般冲击着一众人的心,尤其是墨家的巨子荆天明更是一脸不信。

  墨家!

  以兼爱非攻为理念的墨家,誓言扫除暴政,还天下安宁的墨家怎么可能会与那个暴秦有关系!

  “你们难道不觉得奇怪么?为何秦舞阳与荆轲一去,除了巨子与高渐离之外,墨家再也没有几个像样的高手?而一向以机关之术闻名天下的墨家,在机关部中就只有班大师这么一个机关大师?徐夫子的母亲锻造了剑谱排名第二的名剑渊虹。可如果真是如你们所知的那样,墨家一直站在帝国的对立面,那么一个叛逆的母亲怎么可能从秦国的王手中接到如此重要的任务?阴阳家与墨家乃是百年的宿敌,相持不下。当初阴阳家护法长老尽出都攻之不下的墨家机关城,又何以让月神来去自如,如入无人之境?”

  嬴子弋在这肃杀的营地之中,缓缓而道。话语平淡,接连的问话却是颠覆了以往所有人的认知。

  “你们的巨子骗了你们。如今帝国之中,墨家的弟子充斥其间。无论是秦宫中的高手,还是将器监的大匠,他们中许多人都出身于墨家。对么,班大师?”

  嬴子弋最后一问,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班大师的身上。

  只是这位机关大师却是低头不语,一句话也不说。

  荆天明愣愣的,一把拉住了旁边班大师的胳膊,逼问道:“班老头,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么?”

  荆天明的摇晃着班大师,眼神热切,拼命的想要从他口中得知一个答案。

  嬴子弋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他知道,班大师并不是不会回答,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可是在荆天明的逼问下,班大师最终还是承受不住,说了出来:“巨子上任之后,提出了联合六国之中反秦势力,合纵攻秦的主张。当时,机关城中,十数位统领都反对巨子的主张。锻造部,机关部,游侠部诸部大统领也是没有一位支持。他们认为,即使天下风云变换,墨家的主张也不该变得如此的激进。那时候,机关城中人心惶惶。最终,在那一夜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可挽回。在诸部大统领的带领下,墨家十数位统领连带着数千名精锐的弟子叛出了机关城。墨家由此元气大伤,这些年来,一直没有回复到鼎盛时期。”

  班大师回忆着往事,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看着嬴子弋,老脸红红,问道:“陛下,我的几位师伯师叔,还有一干师兄弟们,现在还好么?”

  “高官厚爵,大秦从来不会亏待他们。”嬴子弋笑道。

  “嬴子弋,你莫要再花言巧话。”

  就在天明动摇之间,高渐离拔出了易水寒,指向了嬴子弋。高渐离知道,身为墨家的统领,他必须要在此刻做些什么。现在,就连墨家的巨子荆天明都在动摇,更不要说是别人了。

  “秦的暴政施于天下,乃是有目共睹。长城戍边,大兴徭役,天下之人早已经怨声四起。”

  “陈词滥调。”嬴子弋不屑的说道。

  “你!”“不要说了。”荆天明大喝一声,再度走到了一众人面前,对着嬴子弋,拔出了墨眉,说道:“墨家是不会为你效力的!”

  荆天明的声音很是坚定,有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

  “班大师,你认为呢?”

  嬴子弋向着班大师,问道。墨家的武力虽然不可忽视,然而真正的重要的还是班大师,这位精通机关术的顶级大师。

  人老思乡,尤其是想见一下年少之时一起的故人。可他们现在,大多都在关中。而以班大师的身份,就算他主动去找那些故人。即使他们念及旧情,不将之押送廷尉,但也会闭门不见。

  班大师的犹疑大家都能够感觉得到,只是,他最终还是作出了回应。

  “我是墨家的统领,深受巨子之恩,不会叛离。”

  嬴子弋一笑,说道:“不愧是班大师,不过你们已经没有了选择。”

  随着这一声话语落下,天上,密密麻麻的三丈蝠翼渐渐进入了众人的视线。“嬴子弋,原来你一直在拖延时间!”雪女说道。

  “哈哈!你现在才知道么?”嬴子弋摊了摊手,说道。

  雪女被气得两颊羞红,贝齿吐露两字:“卑鄙!”

  嬴子弋一笑,以其为中心,圆球形的暗幕急速扩张。在这暗幕之中,所有的景致都失去了色彩与活力,天地似乎都停止了运转。

  “不好,是天地失色。”荆天明等人大惊,高声道:“大家快退后,不要被这暗幕碰到。”

  荆天明手持墨眉,与高渐离一起拄剑而立,强行在暗幕之中,撕开了一道口子,想要会墨家的一众人争取撤退的时间。

  事实上,除了这两个人,营地之中没有人有能力抵挡这吞噬一切暗幕。

  而高渐离与荆天明,更多的也只是强行以自己的内力阻缓暗幕的扩张。

  只是,在这营地之中,包围着嬴子弋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荆天明与高渐离也只能护到身后的墨家统领与弟子。至于其他的人,却是在这暗幕之中,一动也不能动。

  驾驶着三丈蝠翼罗网剑客纷纷从天而降,犹如炮弹一般,砸向了地面。长剑挥舞,收割着营地之中,诸侯联军的士兵的生命。

  “退,我们快退!”

  看着眼前的墨家众人,嬴子弋并没有兴趣去追赶他们。

  一旁山崖之上,当忘忧忘巧等人匆匆赶过来想要报信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偌大的暗幕包围了整个联军前哨的营地,前后足有百丈之距。

  “忘情的修为,究竟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忘乐惊讶的说道。天地失色乃是天宗的绝技,忘乐自然见过,可是他从来没有见到有人能够将之运转到如此地步。

  当暗幕收起,天地之色复明,整个营地之上的残敌已经被罗网肃清。

  一声号角长鸣,远方荥阳城门大开,一列列的步军从之而出,挥舞着旗帜,向着诸侯联军的营地攻去。

  这一刻,大地之上,军队犹如沸腾之水,躁动不止。无论是荥阳的守军,还是诸侯的军队,都是一样。

  在经历长久的围困之后,所有的人都以为荥阳的守军军心士气已经降落到了谷底。

  只是,这一切,随着嬴子弋那天子的大纛出现,而变得有所不同。

  秦军很快就到达了前哨营地,随即便是连绵不绝的山呼之声。

  “参见陛下!”

  嬴子弋执剑,立于万人之间,登上将台,高声而道:“先帝沥血二十载,终使我大秦威加海内,一统四海。今贼子为逆,割土裂疆。朕当兴兵伐罪,以讨不臣。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

  由远及近,数万人连声的大呼,不仅震动山河,就是诸侯联军这一边,士气也为之颓丧。

  一场大战就要开始,只是,忘忧的脸上却是无比的落寞。

  “师妹,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忘思询问道。

  “两位师兄,你们回山门吧!”

  一声轻叹,忘忧如此的说道。

  “师妹?”

  在忘思与忘乐惊讶的神情之中,忘忧悄然的回转,想要离开。

  “抱歉,两位师兄,我答应给你们的封赏怕是无法实现了!”

  忘忧的身法很快,忘思想要追赶,却被忘巧拦了下来。

  “师兄,我去吧!”

  忘巧独自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忘忧的手,问道:“师妹,你打算去哪?”

  “在赵地还有五万赵国的军队,我要为他们谋一条生路。”忘忧落寞的说道。

  忘巧明白忘忧所想,在那局势发展到最坏的状况前早早安排,的确是好的选择。只是,这未必太过困难了一点。

  忘巧握着忘忧的手,说道:“我陪你一起去。不管怎么样,我会和你一起承担。”(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最新章节,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