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桐趁着夜‘色’离开了淮海,有着电磁能力的他想要从淮海去往黄山其实‘花’不了多长时间,当然为了低调起见,他还是选择夜深人静的时候出发,再加上用电磁信号屏蔽自己的存在。。

  他可不想被人看见自己的模样。张桐去找关于旧日支配者的讯息去了,而在黄山魏武昌却急得头发都快掉了。

  “这好好的人怎么就说死就死了呢。古大力啊,古大力,你死了是不要紧,但是你tmd别把这个监狱给我炸了呀,你知不知道这是组织上的东西啊,你把这玩意儿炸了,我怎么跟组织上‘交’代呀。”魏武昌的烦恼就源自于此。

  古大力死了并不要紧,实际上因为淮海事件中四个人里只有贾大力一人逃脱。古大力被组织追查到的话,多半也是难以活下来的。可以说古大力的结局在他那天晚上去找张桐的时候就已经定下来了,即便张桐不杀了他,组织找到他,也会将他给灭了。

  说到底圣战组织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的组织。这个组织要杀掉一个成员,或者是自己敌对势利的人的话,他们所用的手段和他们杀人的决心,并不会比杀一只‘鸡’困难多少。

  不过古大力死了就算了。粉‘色’监狱被毁了,这可是个大罪过。因为组织上可是需要些东西派大用场的。这玩意儿之后要运到黄山顶上去,至于运到黄山顶上干什么,魏武昌的老大说没跟他说了。

  魏武昌并不清楚这个粉‘色’监狱到底有什么滑头?但是他一直以为这就是个死物,可是发生了这场大爆炸之后,从这些粉‘色’监狱内流出了粉红‘色’的血可以看出,这东西可能并不是自己想的一个死物,有可能是一个活动物体。

  不过对于魏武昌来说,现在研究这东西是死物还是活物。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他现在面临的更大的问题。那就是组织‘交’给他的物品但是他却没有保管好,这是他的失职。而这种是失职是要受到处罚的。

  自己能不能掩盖住黄山这边发生的问题?魏武昌这么想着,他希望把事情的危害降到最低。不过这很难,尤其是在这个现代社会,信息高速传播,说不定现在组织已经知道这个粉‘色’监狱爆炸了。可能很快就会有人来找他的麻烦了。魏武昌的表情一天都很沉重。

  他也把这种沉重的表情带回了家。他在饭桌上一筹莫展的模样让他的妻子起了疑心。

  “你今天是怎么了?回来的特别晚,晚上10点半才回家。今天儿子在小学月考,考了一百分,等着你回来夸他一下。结果你这么晚回来,他都睡着了。你现在还板着个脸,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魏武昌的妻子对着魏武昌絮叨着,但也把饭菜热好,还给魏武昌准备了一瓶啤酒,魏武昌晚上一定要喝啤酒的。

  魏武昌的妻子名叫王丽。是他当年还没有发迹的时候就认识的‘女’孩儿,算是同甘苦,一起打拼起来的发妻。魏武昌虽然长得很凶悍,但是对自己的妻子还是非常尊重的,因为这些年来没有妻子在家里帮他安排好家事,做他的后盾,他也不可能在外面把生意打理得井井有条。

  面对妻子的问话,魏武昌将自己面前的一杯啤酒一饮而尽:“孩子睡了?”

  “嗯,睡了。”

  “爸妈也睡着了?”

  “都睡着了,10点半了,老人家很早就睡了。”

  作为一个涉及黑道的老大,魏武昌的家庭算得上是经营的很好了。妻儿双全,父母健在。他不像大多数涉及黑道之类的老大,‘混’到三四十岁依旧是孤家寡人一个。每天活得浑浑噩噩,不知道明天要干什么。

  魏武昌有一个家庭要经营,所以将心比心的说,他不希望自己的产业做一些危害人民身体健康的非法勾当。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吃到假‘奶’粉,也就不想其他别人的孩子吃到有危险的‘肉’。

  虽然说魏武昌这样父母尚在妻儿双全,确实让很多涉黑老大们会觉得羡慕。但是同样因为自己有家人在,所以魏武昌比较容易被人拿捏住。

  魏武昌从来不离开自己黄山的一亩三分地,为的就是能够护住家人的周全。

  魏武昌看着发妻王丽,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突然感慨的说道:“我们儿子读书好,读书好这最好了。以后努力念书,考个好大学,毕业出来找份好工作,要么去当公务员。不要像他老爸我一样,当年没念什么书,十几岁出来‘混’社会。开个猪‘肉’档,为了多挣两个钱,一只脚踏进了非法的营生里面,现在想脱身也脱不了了。”

  “老魏,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你别吓我。”作为魏武昌的发妻,王丽知道许多魏武昌的事情,也清楚他在为一个非法组织做事,虽然为了保护妻子的安全,魏武昌很少和他谈及正规生意之外的事情,但是王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丈夫所依靠的靠山其实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我‘弄’坏了,组织一件东西。”

  面对着妻子,魏武昌选择如实相告。

  “很重要?”

  “很重要!”

  “会有麻烦?”

  “可能会非常麻烦。”

  夫妻两人对话言简意赅。虽然说的不多,但是两人都知道对方的话意味着什么。

  王丽抿着嘴,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让我把爸妈和孩子带回乡下躲一躲?”

  “先不用,你们离开我的视线更麻烦。事情还没到那一步。不过这一次我们家怕是要大出血了。”魏武昌这么说着,语气干巴巴的。

  王丽眉头皱了起来:“还要怎么样大出血?我们一个月可是上缴了300万的利润。那个什么组织什么事情都不用干,每个月可是拿的是纯利啊。”

  “人心总是贪的,300万算什么?就算每个月上缴3000万,也会有人觉得不够的。”魏武昌说的这话很诛心但是却很现实,这其实就是他现在组织内所面临的处境,觊觎他产业的人可不要太多了。

  因为很多人都觉得魏武昌的生意都是组织帮忙扶植起来的。这份产业本来就该归组织管。魏武昌占据这个位置这么多年,这有油水的位置也是该换换人了。

  也许组织确实是帮忙打点一些黑道和官面上的麻烦,但是这十几年来若是没有魏武昌的悉心经营和战略方针,他的魏家屠宰场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

  而且组织上扶持魏武昌可都不是无偿的,那可是魏武昌为组织卖命换回来的。这可不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而是一刀一枪,腥风血雨的杀出来的。指望着圣战组织无偿帮忙?你以为他们是开善堂的吗?

  不过这一切许多人都会选择视而不见,也许在某些人眼里只要组织帮他们摆平了官面和黑道上的麻烦,他们就一定能把产业做到像魏武昌今天这么大一样。至于魏武昌为组织做的一切?那些人更是选择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说到底,圣战组织内部的斗争和那些大公司内部的办公室政治没有任何差别。

  面对妻子的质问魏武昌干笑了一下:“运气好可能只是来个和我平起平坐的话事人,运气不好,那是我们家的产业要换个人来做了。”

  王丽听到魏武昌这么说整个人呆了呆,然后无力的坐在椅子上。

  “老魏,这是你的心血啊。我们打拼了十几年啊!我们吃了多少苦啊。”王丽在忽然间觉得身心俱疲。

  魏武昌靠在椅背上,闭目思索低声的说道:“是啊,这是我经营了十几年的心血。”他这么低声说着,也不知道内心在想些什么。

  就在魏武昌和自己的妻子讨论可能会出现的麻烦的时候,关于魏武昌所保管的粉‘色’监狱爆炸一件事,已经开始在徽省之内传递开了。

  因为这个粉‘色’监狱在总坛那边可是有感应的。这个监狱突然的爆炸可瞒不过所有人,特别在这个现代化信息高速发达的年代。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徽省内的其他不少成员已经听到了这个消息。而掌管的黄山附近其他地区的头目,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有不少人幸灾乐祸。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遗憾,害怕组织损失了什么,这么有公心的人可不多。有不少人可是想着,魏武昌这黄山组的领头人怕是可以动一动了,就算是动不了他在黄山组的领头人位置,那么至少他魏家的产业该换一个人了管了。

  许多人都开始奔走相告磨刀霍霍,在任何一个组织内,纷争都不会停止。已经有人为了钱准备好要对自己昔日同伴举起屠刀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最新章节,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