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染公主,大地佛皇让我们背上两个袋子,一个在背后,装满自己的错误;一个在胸前,装满了别人的错误。”

  莫素染脸色一僵。

  半张着的嘴,一动不动。

  “叶姑娘绝不是奸邪之辈。”风无释星月般的眸子,蕴含着足以洞察一切的睿智,他永远是那么出尘,那么温雅,说话没有半点进攻性。

  “她还不是奸邪之辈?”

  莫素染难以置信地看着风无释,声音隐隐颤抖,“为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向着她说话?她才是大奸大恶之徒,他们叶氏一门效忠皇室,她身为叶家正统的嫡系继承人,却连九眼天珠也不肯给我?如果没有九眼天珠,我就会死,我就会被你们拉去殉葬!”

  “素染公主,贫僧来访火鹤国,并非针对你,更不是来捉你回去殉葬的。”

  风无释一声长叹,怅然之极。

  “什……什么?”

  莫素染彻底愣住了,她以为自己幻听了,“你,你再说一遍?”

  风无释长睫微垂,耐心的重复了一遍:“贫僧来火鹤,并非捉素染公主你回土瀚国殉葬。”

  莫素染像是霜打的茄子版,懵逼了:“不殉葬?为什么?”

  她不能理解。

  “因为墨尘皇兄在驾鹤西归之前,曾经私下交予我一份密旨。”风无释取出一封烫金的信笺,递了过去,“墨尘皇兄在信中交代,殉葬古制太过残忍,希望能够废黜。并嘱托父皇放你一条生路,送你安然返回火鹤。”

  莫素染颤抖着打开了金色的信笺。

  信上笔迹,熟悉的让她想哭。

  风墨尘,那个曾经给予了她全世界,而又轻易离他而去的男人。

  “他竟然……他竟然……”

  她从未想过,会是这样一种结局。

  “贫僧把墨尘皇兄的这份遗嘱,呈给了父皇。父皇不同意废黜殉葬古制,但对于急忙逃回火鹤国的你,也没有派人追杀。”风无释声音宛若初雪,带着特有的温柔和慈悲,“试想以素染公主你的修为,又怎么可能逃得出土瀚国御林军的追捕?”

  莫素染垂着头,垂着手,抓着那封信。

  她呆若木鸡。

  她好似一尊石像,没了反应,没了生机。

  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天大的笑话。她只知道怨,怨风墨尘忽然撒手人寰,怨土瀚国残酷的殉葬制度,怨大皇兄逼迫她讨好沈宴,怨叶珞从中作梗,怨父皇,怨母后,怨沈宴,怨天底下所有的人……

  其实,从未有人想要跟她过不去。

  不过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罢了。

  风无释双手合十,对着莫素染道:“佛曰,我们不会因为无知而迷路,但是会因为太相信自己所知道的东西而迷失。素染公主,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莫素染浑身的怨气,在一瞬间消散干净。通红的眸子,颜色也恢复如常。

  她此刻,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妇人,纵然满脸血迹,但却已经没了蛮横、凶恶的气质。放下,有时候就是那么容易。

  “多谢大师点化。”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最新章节,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