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恬羽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打算去开门。

  可是,那门铃声却不知道为什么停顿下来。

  然后外面似乎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她心里疑惑,直接打开房门,院子里灯火明亮,一个男人的背影正在远去,家里的保安站在门前:“是来找祁总的,我当时不在,手下人不知道祁总不在家,就把人放进来了。”

  安恬羽皱着眉头:“这个时候来找天辰,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吧,为什么不打电话?”

  保安答道:“祁总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打不通,所以他才不得不过来。”

  安恬羽脸色难看:“噢,你去把人叫回来,我问问他有什么事。”

  保安望望已经在拉开车门的那个男人的背影:“还是算了吧,我看他好像有什么急事。”

  安恬羽皱眉头,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是那辆车子已经疾驰而去。

  她望了一眼神色有些不大自然的保安:“时间也不早了,让司机准备一下,我该去医院了。”

  保安看了一下自己腕表上的时间:“现在去医院是不是有点早了点,葬礼是定在八点,您再休息一下吧。”

  安恬羽已经转身往回走:“让你去通知你就去好了,哪那么多的废话。”

  保安只得答应:“好的夫人我马上去安排。”

  安恬羽一切收拾停当,坐在车子上的时候,也才不过凌晨五点。

  她靠在椅背上,望着马路上稀稀落落的车辆,交代前面的司机:“先去一趟汇宇。”

  司机有些纳闷,不过也没有多问:“好的,我知道了。”

  安恬羽回想着刚刚那个大早上吵得自己不得休息的男人,有些个心乱如麻。

  她知道,那个人一定是祁天辰的手下,不然也不可能到得了别墅外面。

  保安当时的反应很奇怪,他急着让那个人离开,是不是因为害怕自己刨根问底,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

  安恬羽皱着眉头催促前面的司机:“麻烦把车子开快一点,我有急事。”

  因为时间很早,一路上畅通无阻,车子很快就到了汇宇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外。

  安恬羽直接下了车,然后快步进门,乘电梯直达顶楼祁天辰的办公室外。

  她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

  办公室里面,只有祁天辰和另外一个男人,而男人,就是刚刚从别墅离开的那一个。

  安恬羽这么闯进来,让屋子里的两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祁天辰开口:“不是说了,我开车回去接你么,这么早跑出来做什么。”

  安恬羽望了望那个男人:“还不是因为他刚刚吵醒了我,然后怎么都睡不下了,所以就想早点过去。”

  祁天辰笑了笑,交代那个男人:“你回去以后继续给我盯紧了那边,以后如果打不通我的电话,就打给陈秘书,你不用亲自跑过来。”

  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安恬羽脸色有些难看:“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祁天辰看样子应该是一夜没睡,眼睛里满满的血丝,连声音都是暗哑的:“是公司的事情,乐天那边新的分公司马上要上市了,他们暗中在联系我们的客户,分明是要乘虚而入的意思,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好过。”

  安恬羽无从判定他这番话的真假,但是从他的表情上又看不出来任何破绽。

  她皱了皱眉头:“你的意思是,这个人是你派过去的卧底。”

  祁天辰淡淡笑了笑,一面站起身来:“算是吧。”

  安恬羽虽然心里面依旧疑惑,但是也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来什么,索性也就不再去问:“你一夜没睡,还是去休息一下吧,医院那边我一个人过去就可以了。”

  祁天辰抬手揽上她的肩膀,顺带着把自己的黑色西装给她罩上:“这么早出来也不多加件衣服,真是让人操心。”

  两个人直接下了楼,然后出了汇宇的大门。

  祁天辰的车子就在外面,可是他并没有上车的意思,而是拥着安恬羽到了附近一家早餐店。

  这个时候,还没到上班族早起吃饭的时间,店里面稀稀落落的几个客人,倒是清静得很。

  祁天辰要了两碗豆浆,外带简单的面食小菜,就吃得津津有味。

  安恬羽皱着眉头望他:“你是不是昨晚上也没吃东西?”

  祁天辰没有否认:“只顾着忙了,没顾上吃。”

  安恬羽用匙子搅着碗里面的豆浆:“我真担心,这样下去,你会把身体搞垮。”

  祁天辰笑了笑:“我的身体好着呢,倒是你,最近气色可是差的很多,让人担心……”

  安恬羽心情不好,自然食之无味,硬着头皮喝了半碗豆浆,吃了半块花卷,就放下了碗筷。

  她扯了纸巾擦拭唇角时,冷不防望到有光亮在桌面上闪过,她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四下搜寻。

  许是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起到了打草惊蛇的作用,邻桌三四个男人一起涌了过来。

  他们手里拿着话筒,有人还举着小型相机,对着他们两个一阵狂拍:“祁总,祁夫人,现在有小道消息说,你们的孩子被人绑架了是么?”

  “现在孩子有没有消息,有人说绑匪已经找到了,然后畏罪自杀了,是真的吗。”

  “那个绑匪并没有勒索钱财,应该是和你们有什么过节吧,那孩子现在还安全吗?”

  ……

  安恬羽震惊的同时,心里面也是纳闷的,换做以前,就是借记者们几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公然挑衅祁家。

  今天这是怎么了?

  她下意识的望一眼身边的祁天辰,就见他微微皱着眉头,唇边挂上一抹冷冷笑意,语气却是淡而无波的:“不管外界是怎么传的,但是,我绝不允许有关于这件事情被搬上媒体,我希望,你们不要触及我的底线。”

  那些个记者们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警告,反而继续追问:“祁总这么介意这件事情给公之于众,是不是有什么隐衷?现在绑匪已经死了,孩子的生命也受不到威胁,通过媒体的力量来查找他的下落,不是更好些吗?”

  祁天辰脸色更冷了几分。

  他没有再开口,而是取出来自己的手机,打电话过去给陈秘书,先是报上自己的地址,然后道:“马上派人过来,查一下这些人的身份,然后该怎么处理,你自己看着安排。”

  也不等陈秘书做出来回应,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几个记者面面相觑,眼神里都有了几分忌惮,不过他们依旧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祁总,其实孩子的事情,就算是您不公之于众,也人尽皆知了……”

  祁天辰挡开那几个记者,挽着安恬羽往外走:“我只是不高兴有人对我的事指手画脚,你们好自为之。”

  ……

  来给许平玉送行的只有安世东一个人。

  他和之前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脸色看上去有些难看。

  祁天辰派过来的人,帮忙把许平玉的尸体抬出去太平间,外面,早有送葬的车子等候。

  祁天辰和安恬羽各人一身黑色西装,正等在外面。

  安世东很意外两个人会过来,眉头皱了起来,想说点什么并没有开口。

  尸体在两个人面前停留了一下,等两个人鞠了三个躬,然后才送上去殡葬车。

  安世东经过两个人身边,冷笑着一句:“你们终于把我妈给逼死了,是不是很得意呀?”

  祁天辰淡淡的语气:“你明知道她是自杀的。”

  安世东提高了音调:“可是如果不是你们步步紧逼,她怎么会自杀?”

  有祁天辰的保镖过来,把安世东推搡到车子上。

  祁天辰和安恬羽则上了另外一辆车子。

  车子缓缓启动,祁天辰叹气:“我知道你之所以一定要过来,是想要撬开安世东的嘴,但是,我觉得这根本是不现实的。”

  安恬羽目光茫然的望着车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色阴了起来,还下起来淅淅沥沥的小雨,天地之间茫茫的一片。

  她的心情,也犹如这天气一般,晦暗不明。

  她叹气:“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也要争取一下的,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到嘉宁的下落,我真的已经绝望了……”

  祁天辰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没有消息就证明嘉宁没有出事,他一定是给许平玉藏在哪里了,总有一天,我们可以找得到他的。”

  安恬羽苦笑,警方的人加上祁家的人,足足有几百人之众,连着找了半个多月,都没有找到孩子的下落,继续找下去,希望依旧是渺茫的。

  她总觉得,凶多吉少。

  医院距离殡仪馆没有太远的路程,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就到了目的地。

  有人抬着许平玉往里走,然后安世东紧随其后,祁天辰和安恬羽间隔了一段距离,跟在后面。

  一切例行的仪式之后,尸体给推进去火化。

  安世东隔着窗子怔怔的望着里面腾起来的火苗,脸上的神情呆滞。

  安恬羽不忍直视,垂下头去,盯着斑驳的大理石地面,发着呆。

  她回想起来当初送别舅舅时的情形,想不到,这才刚刚两年不到,许平玉也死了……

  祁天辰兜里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他于是转身出去接电话。

  安世东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忽然转过头来。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谋爱成婚:总裁大人饶了我,谋爱成婚:总裁大人饶了我最新章节,谋爱成婚:总裁大人饶了我 999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