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首的马明海食之无味。太吓人了有没有?要不是关天佑一直帮他夹菜,他恨不得快点结束晚饭。

  “大爷。”齐景年好不容易见他们放下酒杯,“我爷爷也想请你们上家里坐坐,说一直没机会当面感谢你。”

  马振中连连摆手。

  “很近的。”

  是近的问题?

  马振中算是明白了齐家的老爷子估计也不是啥寻常人物。按理他是晚辈,理应亲自跑一趟上门拜访。

  毕竟自己借了哥们的光与齐家有过接触,可两家之间的相差过于悬殊,他就不好想来个正常往来。

  就是齐家不计较这些,总归还是有人会说老三那啥哥们真够不要脸的,屁颠屁颠地就急着拍马屁。

  这些话,现在当场说又不好说,马振中只能看向关有寿。

  关有寿朝他安慰地笑了笑,“先不急,明儿个大军肯定会过来。齐叔那人和齐婶一样,老俩口都很和气。”

  马振中只想白他一眼。平时不是挺有眼力劲儿的,咋突然又不开窍了?!齐家是咱闺女将来的婆家懂不?

  梅老瞥了眼这个,又瞟了眼那位,眼含笑意地低头吃起他的菜。他家晋之果然好眼光,不错,是真不错。

  马振中父子俩人过来,梅老就暂停了关平安三人晚上学习。倒不是他觉得马明海碍眼什么的,而是担心了吓到小客人。

  不是谁都能有他家小如初的胆识,他拉下脸,臭丫头还嘻嘻笑,还耍赖撒娇,就差一个不依她就在地上打滚。

  “爷爷,你是不是在心里偷偷骂我?”

  书房柔和的灯光照着关平安一张如花似玉的脸上,偏偏她还做出单手叉腰,恶狠狠的鬼样子。

  像什么样子?梅老没好气地用报纸敲了一下她的手,“不去陪你娘?”

  “我娘在听明海哥说话呢。”关平安放下手蹭到他身侧,“爷爷,看到我爹和马大爷,你是不是想我祖父啦?”

  就你机灵~

  梅老笑了笑。

  “我爹爹常说马大爷要是女的,就是长得再丑,他都不会嫌弃,肯定是立马去找媒人,气得我娘就掐他。

  我凤姨也是,我马大爷一说我爹要是女的该多好,他也得挨掐。马奶奶每次听了就说可惜了,可惜了。”

  “哈哈哈……”

  “我还有个五叔,他也很有意思。听说他二姐当初可中意我爹了,可我五叔就是不答应,说他二姐压根就配不上我爹。”

  然后,她爹娶了她娘,她耗子叔可后悔死了。当然,事关程二姑的名声,这件事,她可不能暴露。

  “你呢?”梅老好笑地摇摇头,“你就不想多交几个好朋友?我看别的小姑娘不是都有手帕交什么的?”

  关平安歪着脑袋想了想,“我没我爹这么幸运。”

  “不是有那个什么马五丫,还有一个叫什么?”

  “梁志红,志红姐。”关平安挪了一张小方凳,入座到梅老腿边,“是好姐妹,可到底是不一样的。”

  “怎么说?”

  “是我的问题。”关平安拖着下巴蹙紧了眉头,“我挺想跟她们,特别是五丫姐长相处的,可不知为啥总觉得差了那么一点点。”

  梅老瞧了瞧她,“她们跟不上你的脚步?”

  “也不是,我学了啥会啥,基本上是没跟她们提的,就是刺绣,我也从不在她们俩跟前显摆。”

  “话不投机?”

  “好像也不是。我挺喜欢她们跟我说话的,应该说每个人一长大后所追求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吧。”

  梅老一时有些恍惚。曾几时,也有人这么跟他说过。他当时问,“是刚开始不觉得,现在又无趣?”

  “嗯,刚开始五丫姐想多攒工分,想她家不倒欠队里的,想她娘身体好起来,想弟弟长大不挨饿。”

  梅老回了神,原来他不知不觉地再次问出这一句话。遗传的力量果然强大,最肖似谨之的还是小如初。

  “后来,五丫姐就不想上学了,她觉得以她家的情况就适合让她四姐和弟弟上学,她可以早点上队里攒工分。”

  “我想帮她的,啥法子都试过,可没用,初中一毕业,她真的下地了。有骨气固然是好事,却未免过刚易折。”

  梅老摸了摸她脑袋,“你是觉得她不接受你的好意,心里或多或少是没将你当成她真正的朋友?”

  “……”

  “如初啊,每个人有每个人想要的活法。”就如你祖父。“还有人是身不由已,有很多因素在内。”

  关平安趴在了梅老腿上,“我懂啊,就是明白过来了,我才懂人生难得一知己。爷爷,我要是男孩子就好了。”

  得~你要是个小子,你还不得作上天?梅老哑然失笑,“你就是太闲。还知己?混吃等死的知己?”

  真不可爱~

  “有人曾经也跟你一样,他说他这辈子除了混吃等死,他还需要努力什么?后来,遇上了一件大事,他突然有了目标。”

  关平安蹙了蹙眉。

  “爷爷不希望你重走他的老路。能让一个作天作地的纨绔公子哥突然一夕之间改变,是幸事,但对本人来说是不幸。”

  “有人说他长大,其实他一直没长大,只不过他是怕他再也护不住他想护的人,硬着头皮往前走。”

  梅老所说的是谁?关平安不难猜出。等他话落,关平安抿了抿嘴,“他不是最终还是护不住想护的人?”

  “你确定?”

  “……”

  “你是聪慧的孩子,不难想起为你爹,他都努力过什么。”梅老摸了摸趴在他腿上的小脑袋,“别怕,谁也不敢让你当弃子。”

  “爷爷。”

  “还记得爷爷为你启蒙时准备的是什么?

  “《史书》。”

  “可懂其意?”

  “以古鉴今。”

  “我只看到你学会了自我提防。你就不觉得比起防,攻才是上策?你要相信你有推动棋局的能力。”

  是吗?

  “可知有好几个国家都在研究《孙武兵法》?有时间再去读读曾经学过的知识,温故知新后,会有另一番感悟。”

  “好的。”

  “不准用一目十行的速度,爷爷知道你记忆力出众,要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读一册后歇个半天去体会。”

  “……好。”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