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遗祸 1286 过多的线索

小说:仙途遗祸 作者:小小沙丁鱼 更新时间:2017-12-24 01:30:31 源网站:再读读
  “不是吧”纳兰敬晖那一脸颓丧的样子,让卫良栋万分不解。

  纳兰敬晖说没被为难,卫良栋和他认识久了,知道他说得是真话。但既然没被为难……第三轮比赛是经历了什么啊怎么这么一副鬼模样

  “发生什么了我们在外面打听消息打听到的也不多……之前出来的也都还没让出来……”

  “别想了。”墨鸦就冷酷多了,“发生那么大事,施真人要是现在离开,只怕立刻就要觉得是我们做什么了。”

  纳兰敬晖无言以对。

  只能打点精神,将自己经历的事情说了出来。

  因为事情闹得太大,官方倒也没有要求说要封口。

  还没说完,纳兰敬晖已经觉得不对。

  掀开马车的车帘往外看去,果然发现平日里热闹无比的曲城街市,这会儿竟然十分沉寂。虽然现在距离中午还有相当一段时间,但这么寥落也是……

  “被吓到了”纳兰敬晖了然道。

  “差不多吧,人心惶惶。”墨鸦倒是十分镇定,笑道,“那句话已经流传开来了。倒是有人想要推到南边,但终究没推成。”

  那显然是个先天天目的组织。

  在南方修仙界,修士们对天目可是警惕太多了。那是普遍性、大范围的。就是最宽容的万花国,都明令只有后天天目可以为官。

  先天天目,在南方可没法成气候。

  “感觉上像是魔门余孽潜伏进了儒门,伺机报复。”卫良栋道。

  这是一个得到了普遍认同的看法。

  若不是魔门余孽,是儒门弟子,欺师灭祖是根本就达不到文胆级别的。若是另有跟脚,反而说得过去。至于“魔门余孽”如何潜伏进了儒门而不被发现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儿了。

  “先天天目这下只怕要不好过了。”纳兰敬晖随口感叹了一句。

  墨鸦摇摇头,“你也看到了,整个天南道甚至周边的先天天目学子基本都集中在了南海书院。别的地方不好说,在南海书院,不至于如此。况且,之前留到了最后的儒修,除了你,似乎都是先天天目吧也就是说,是先天天目最后解决了这件事,不是吗”

  纳兰敬晖嘴角一扯,“呵呵”了一声。

  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毕竟,在各种叙述之中,“林水馨”的功劳都被抹杀!难道他能说真正解决问题的是个剑心吗

  “等一下……”另一边,卫良栋忽然反应过来重点所在,一脸惊恐,“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是走也走不得,玩也玩不得。就要被困在这里啦”

  墨鸦若有所思。

  ——这倒也是,不见得的。

  &

  隐瞒了身份,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她依然隐藏在暗处。

  坏处是,“林冬连”这个身份,能做的事情是很有限的。

  只有在培育灵植这件事上,所有人都要听听她的建议。但剩下的,比如说关于第三轮比试的调查,就很难得到消息了。别说是她,就是第三轮的参与者们,知道的也十分有限。

  在水馨被大儒们再次接近的下午,除了纳兰敬晖之外,之前队伍里的其他人,再加上一个姚三郎,联袂前来看望。

  倒像队伍里本来没有纳兰敬晖这个人,而是姚三郎一样。

  且不说这队伍里已经好几人知道了水馨的真实身份,就如夏曦魏风行那几个不知道的,也认可水馨在文比团队间的作用,绝对是超过大部分参赛儒修的。而赵楚几人回想起来则是觉得挺神奇--她之前起到的那些作用,似乎和剑心没有什么关系啊!

  这会儿再看看水馨在南海书院内被安排的住所,那大小姐闺房的模样,赵楚和云东旭还稍微好点,唐钰的五官就有点抽搐。

  当然,唐钰也就是在屋子里面晃了一圈。

  很快,一群人就聚在了院子里。

  出于放松的目的,姚三郎让自己的随侍去弄了一些烤架,一群人做起了自助烤肉,一边按照自己的意愿,相互交谈。

  “纳兰敬晖那小子应该是不敢掺和了。”夏曦撇着嘴对姚三郎道,“不过,听说最后他还参加了《祈天表》的和诵”

  “我记得他是前十个人。”姚三郎回答,“所以多半还真就是不敢——这事情太敏感了。”

  “是啊,如果真的是魔宗余孽的话。”

  正如之前那个吴孟恒的经历。在儒门发展的早期,以残存下来的凡人的数量,连先天天目都有些冗余。

  大概只有差不多不到一百年的时间里,也就是儒门创立海疆城的年代里,出现了“儒修数量不够”的情况。但那个时候,照理来说,魔门应该也早就被扫荡干净了。

  魔门余孽怎么可能还会有那个力量,把自己隐藏到儒门之中

  夏曦想想觉得不可思议,“那句话……会不会是故意的”

  “故意坑自己”林诚思在一边反问。

  夏曦顿时无言以对。

  使用灵气修炼,虽然也会受到明面上的追查。但事实上,儒修们根本就不会为之付出多少心力。只看之前周永墨的待遇就知道了。

  那件事之所以被追查,不是因为“儒门灵修”而是因为“研究林氏血脉”!就这样,追查的力度也就那么回事。

  可那等“欺师灭祖”的言论,看林越大儒前后完全的不同的积极性,就可知一二了。

  若真的不过是儒门灵修,那句话是临死也要坑一下自己人

  “不能保证没那个可能啊”夏曦阴暗了一把。

  “就近期而言,结果不会有什么改变。”林诚思道。

  姚三郎则是端着一盘肉,走去了水馨那边,“有个人托我带个话,想要见你一面。也不能这么说——他想要见见蕴雪。”

  水馨一愣。

  阙庭香却了然,“祝淇”

  姚三郎点头,“其实那只灵耳猞猁的肉我们都吃了。不过,蕴雪总是不一样的。”

  水馨瞬间警惕起来,“他想对蕴雪干嘛”

  姚三郎哭笑不得,“能做什么这件事他自己都焦头烂额。毕竟杀了两个人啊……也就暴血丹也不是他下的。宋山长的精力都往康中诚那几个人身上使了。就是养了那么久,总想看看,毕竟算是一种特殊的继承吧。”

  “那我无所谓了。”水馨道,“虽然我不觉得蕴雪和灵耳猞猁有什么相像的地方。”

  因为院子的角落里还摆着秘境莲,这院子周围足足有四个剑心外加一个文胆守着。水馨是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的。除非这些“守护者”忽然动手。

  “可以的话,明天”

  水馨继续点头。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姚三郎也不完全是为了祝淇来的。祝淇只是一个顺带。作为第二个被清扫的强队,直接有同伴死亡,姚三郎有充足的理由继续自己的追查。

  “现在主要的,被冒充的家伙都已经确认了。不过,理所当然,已经有人就着他们的祖宗八代往前查了。”姚三郎叹了口气,有些郁闷的如此说道。

  “有些不好查吧”云东旭也凑过来说。

  很明白为什么姚三郎要跑到三个姑娘的身边来说这个。

  赵楚依然在认真的烤肉,闻言却也插了一句,“嗯,黄明饶。”

  “谁啊”水馨好奇问。

  “乌海城来的。”赵楚道。

  “应该是被梅照空冒充的那一个。”云东旭补充。

  不得不说,“直播”在这个时候立了功。

  傀儡鸟群留下来的影像非常清晰。能迅速判定哪些人被冒充,哪些人是狗腿,被冒充的又是被谁冒充……撇开原十一郎、祝淇这样的人提供的信息之外,就多亏了那些影像资料。

  带着不同的心思反过去看那些资料,总有些蛛丝马迹的。

  水馨很认真的想了想。

  乌海城确实特殊,因为它是建立在一座巨大的半岛上的。也是因为那半岛上的内海乌海而闻名。乌海中的出产,主要是各种各样的鳞虫类,以毒物居多。

  剑修自然也是自成一派,和其他地方的剑修来往不多。

  而且……

  “黄明饶是个散修。”云东旭强调说,“据说是身负仇恨,又自有一种传承,一心练一种毒剑。从初赛起,就没人乐意和他打交道。”

  能让最像儒修的云东旭都这么说,可见是非常难以打交道了。

  “还有一种。”阙庭香道,“比如说劳玉河,这家伙为人圆滑,到处呼朋唤友的,一日间能参加三个文会的人物。和他有牵扯的人实在是太多,也一样不好查”

  水馨听着这些情报,吃着烤肉,眨巴眨巴眼睛,忽然道,“在那个传承世界里,你们说的战画的作者玉蝉子呢”

  “好歹也是文胆,距离曲城更是十万八千里。这可不是我们能知道的事。”阙庭香苦笑,“不过,三十年蝉这幅画的情况,肯定是要去证实的,应该已经有人动手了吧”

  水馨含住了烤肉,忽然就觉得有哪里不对。

  虽然说有些不好查的,但这番动静实在是太大了,留下的线索也未免太多了。难道是存心想混淆视线,让儒修们抓不住重点这好像忒蠢了。

  “……两个文胆,一个剑心。”水馨皱着眉头说,“一个是养虫的,一个是养魔毯的,还有一个是领路兼保镖。我怎么觉得,他们清扫强队、制造混乱的必要性根本没有呢”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就是一呆。

  随着康中诚一堆人被抓住,随着一个个的线索被找到。在愤怒的同时,儒修们也有一种“肯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的气概。到还真没人想过——线索太多是不是不对这样的问题!

  “虽然族兄很快就察觉到了葬神岭,我们也知道了北方应该会成为关键。”水馨整理着之前发生的事。

  大抵是因为,身为林氏宗女,她反而对林云瑞被冒犯这件事,没有北方三国人的愤怒感

  更容易“旁观者清”。

  “但如果没有原十一郎他们的事,没有灵耳猞猁的事……我们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北上。不可能那么快发现器丹的真正作用,恢复实力的方法。就算是书山印学海印以灰狼求援,也不是很可能组成那么强的北上队伍。何况,到了最后,要不是那个叫梅照空的剑修倒戈,他们依然能达成目标。”

  现在从头理一遍的话,水馨觉得,那些家伙做的无用的事情太多了!

  就算是那些红色的器丹,可以造成相当大的破坏力,可认真的讲,那些红色器丹也并非是必要之物。顶多就是消耗了一些书山印的力量。

  但魔毯能做到同样的事。

  这些多余而无用的事,唯一的结果就是,给他们自己制造了变局不说,还给外面的人留下了一大堆的追查线索!

  ——难道这是中了脑残光环之后做出的决定、展开的行动天道也不至于能这么直接的将“天目谋心”的家伙给直接弄脑残了啊!

  儒修们都是聪明人。

  甚至在场的大半剑修都不傻。

  之前是有些当局者迷,或者说关心则乱。被水馨这么一提醒,一个个也把前因后果想了个清楚明白。然后就不得不赞同水馨的话——那些事情太多余!

  “他们难道想要陷害什么人”夏曦也听到了这边的议论,脑洞大开。

  “陷害这种事,做得多错得多。”林诚思摇摇头,不认可。

  “……认真的讲,我觉得养虫子的那个很扭曲的。”夏曦指指自己的脑袋,“这里肯定有问题。所以,保不定只是一种发泄也说不准还有另一个,虽然没见到,但想想那些‘魔毯’吧,我觉得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想说这是魔门的行事风格”

  “保不定哦。”

  “……要这样,我觉得魔门早就暴露了吧”林诚思嘴角一抽。

  虽然水馨说得颇有道理,但这就和前面他们讨论的事情一样。不管有理没理,短时间内的事情不会被改变——总不能放着那么多线索不查吧

  顶多就是更加小心别被误导了。

  这时,寻古在门口提醒了一声,“姑娘,宋山长来访。”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途遗祸,仙途遗祸最新章节,仙途遗祸 再读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