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遗祸 884 碎金丹

小说:仙途遗祸 作者:小小沙丁鱼 更新时间:2018-02-02 23:56:08 源网站:三七中文
  看秦舟面色涨红,青筋迸出的狰狞面庞,就知道那个哈哈大笑着的李秋白,说的都是实话了。㈧㈠中Ω文┡』Ω网W

  如果不是,秦舟早就一堆符箓扔过去了。

  但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

  秦舟的幻符失控过一次,他不敢用。但是,幻符说到底也只是“身外之物”而已,从来都不在他的法宝之列!

  秦舟的身体,忽然就熊熊燃烧了起来。

  银色的、黑色的、红色的、紫色的……似乎有千万种颜色在染缸里被搅在了一起,颜色变幻莫测。

  着火焰将秦舟的身体包裹,也是难说虚实。

  但是很快,几缕颜色不同的火焰从他的身体脱离,冲着李秋白****而去!

  射出去的时候,看着不过是一簇小火苗,只是异常的快。但是,飞过了一半的距离之后,就猛然蓬勃起来,汇聚在一起,变成了一张火网!

  水馨好奇的靠近了一点儿。

  这些“火焰”,其实并不是火焰。

  只是具备火焰腾飞时的形态罢了。事实上,这应该说是一张“刀网”!

  水馨能察觉到,这“火网”之中,刀气纵横!

  刀气变幻无数,说“幻”之刀意已经相当完善。任何一点火苗,都可能变成将全部力量汇聚起来,成为最凛冽的刀光!

  就斗境而言,可谓是相当接近于剑修的意境了。

  水馨有几分见猎心喜。

  ——这个秦舟,可比之前听说得厉害啊!

  不过,李秋白明明以幻术之类的东西出名,面对这样的攻势却不闪不躲,只怕……

  水馨凝神看着。

  果然。

  李秋白就和之前一样哈哈笑着——当然了,他的笑声,似乎本来就是一种法术——然后,那张“火网”,就毫无预兆的裂开了一道口子。

  而李秋白就驾驶着他现在的飞剑,直接从裂缝中飞了出来。

  甚至,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用上自己的护身法宝!连飞剑上附带着的防护禁制,也没有完全开启!

  秦舟虽然整个人都在燃烧状态,出击的火网不过只有其中的一部分……

  但火网如此轻易的被破,他身周的“火焰”似乎都为之凝滞了。

  “呵呵。”李秋白的笑容,变成了嘲讽的轻笑,“早就说过了,秦舟。你的修炼出了大问题。只要掌握到你的漏洞,你就什么都不是!”

  秦舟的口中出“咯咯”的声音。

  很难说这声音是愤怒还是不甘。

  水馨则在不远处皱了皱眉。

  她也察觉到,不管是秦舟的“破绽”还是李秋白的手段,都和她以前见过的,道修玄修,甚至是儒修的手段不同。简直就像是另一个体系的力量。

  当然了,这种感觉,之前在陈悦心的身上,就体验过了。

  而且,尽管这力量是如此的陌生,却又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

  尤其是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感受之后。

  游三也皱眉。

  他紧盯着李秋白,“看来,燕凛和王珖,也是死在了你的手上?”

  李秋白没有承认,但也没有否认。

  只是冷笑着,“楼主真人,我们应该问你啊!为什么我们有一个算一个,在你之后结丹的人,修炼上都有致命缺陷!哦。这么说也并不全对!如果秦舟一心自保,他的缺陷没有那么要紧。但是,他卖出去的‘幻符’,从一开始就有问题!楼主真人,你敢说你不知道?”

  秦舟攻击无效,自然不会轻易再动。

  水馨和儒修一行人则是外人,被这奇妙的转折给惊到,一时半刻的也没法有很鲜明的立场。

  剩下的摘星楼真人,则一个个都沉默的看着。

  这是逼得游三不得不回答!

  游三叹息一声,摇头,“我当然知道。我们终究都缺了师长指点。就是我,如果没有楼主传承相助,也一样会有缺陷……没有缺陷的,只有陈师妹而已。但是!”

  游三的目光,陡然转为凌厉,“李秋白,摘星楼的修炼缺陷,我为什么要隐瞒?只要隐瞒了,外人根本就不可能轻易知道!没想到你这么丧心病狂,探查到了这样的秘密,不但不隐瞒,还勾结外人,陷害同门!”

  李秋白又是“呵呵”一笑。

  扭头对秦舟道,“秦师兄,你看,你的秘密都已经暴露了!既然如此,还有必要隐瞒吗?这么多年来,谁捏着你的把柄,让你做事?”

  一边说,李秋白一边斜睨游三。

  游三表情愤怒。

  秦舟却忽地出一声怒吼,抛下了飞剑,身后展开了一对彩色的光翼,整个人冲着水馨飞了过去!

  除了他自己,他还抛出了上百张之前那种透明的“幻符”。

  “幻符”一出,便光华璀璨的激活。

  瞬间就成了一个“箭阵”,成为了秦舟的先锋!

  这次真正算是无妄之灾的水馨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莫名其妙的引火烧身。

  居然飞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林姑娘!”寥瞬惊喊。

  “秦舟!”宿九也一脸震惊。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宿九不但喊了,还扬手打出了一道烟霞。只是看看到底追不上秦舟,着烟霞就又缩了回去。

  其他人……就都只是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了。

  “杀了你!”

  这时候,秦舟的喊声,也传进了水馨的耳中。

  出人预料的,明明是他主动起的决绝攻击,但是秦舟的喊声,却分明有几分不甘心。喊着要杀人,但水馨却没从中听出几分敌意。

  当然,没有敌意是真。

  杀意极浓也是真的。

  他是铁了心要杀人!

  如此突兀的攻击,已经到了眼前。之前似乎措手不及的水馨却同样突兀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秦舟第一次出手,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的人,怎么会因为摘星楼的内杠,就简单的放下警惕之心?

  也许这有点儿作死。

  因为一切都是猜测。

  不过,她素来都是凭借直觉行动的不是吗?这种直觉,本身就是一种天赋吧!

  水馨猛然下落。

  在同时,一株凤栖木拔地而起,根深叶茂,枝叶参天,比之前的巨树,更为高大!

  眨眼间,树冠就已经挡在了“幻符”之前。

  幻符轻而易举的穿透了树冠,向下追击。

  凤栖木外景,没有像一般的通灵剑意那样具有防御或者攻击的力量,甚至不像普通的外景那样,因为鲜活完善,外景的显现会受外力的影响。

  倒像是返回了最初刚刚凝练时的模样。

  自顾自的展现着,不受影响。

  秦舟嗤笑一声,自身停在了树冠笼罩的范围之外,冷冷的看着一大堆的“幻符”将水馨包围,“难道还想要剑意外景来干扰视线吗?”

  水馨也轻笑一声,剑尖点向了袭来的幻符,“虽然很想堂堂正正打一场,但这次还是算了吧。”

  青鸾飞舞,剑元激荡。

  水馨不离树底,剑光舞动之间,却是身形蹁跹,一时间看起来竟然像是在舞剑一般。

  然而,那离体的剑元,却总是能在幻符到达危险距离之前,点中幻符上最薄弱的位置,造成一团团的火光,且还不让这些火光引连锁反应!

  这些异色的火光,倒是几乎成了伴舞的背景!

  &

  不远处,寥瞬古怪的看了殷战一眼,意思很明显——

  你真的受了重伤吗?

  为什么那“幻符”看起来并不厉害的样子?

  有一点,寥瞬还是很明白的——

  剑心期剑修的剑元已经有了质变,不再像引剑期那样,需要附着在长条形物品上才有杀伤力——离远了杀伤力还很弱。

  现在的剑元已经有了远距离攻击能力了。

  离体就是一柄剑!

  虽然攻击距离可能还比道修玄修的法术要差,但要说威力……剑修的锋锐从来都是最顶尖的!

  然而,即使如此,剑修最强的永远是近战。

  只有这样才能挥最强战力。

  现在,水馨和殷战近战,明显落入下风,面对秦舟的幻符却游刃有余。而殷战却又在幻符的威力下受到重创——至少比水馨之前受伤重。

  这个对比实在奇怪!

  殷战却捂着胸口,神情凝重,“我不知道她怎么做到的,她显然用奇妙的办法找到了那些幻符的弱点。虽然她并不能控制。而且……”

  殷战欲言又止。

  “怎么?”寥瞬皱眉问。

  “符箓的爆炸威力是很容易叠加的。甚至会比单纯的叠加更恐怖。如果叠加的话,就会恐怖得多。刚才我就是因为这个受伤。”

  殷战神情凝重,有些不能理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幻符’没有任何两张叠加的。”

  寥瞬是个“学院派”,战斗经验不算丰富。

  也没去过海疆大战场。

  一时间,他也没法解释这种事。

  且他们到底是事不关己。

  秦舟看见自己剩下的幻符竟然全都无功而返,却是不可置信!

  同门的人,能找到他的破绽也就算了。

  毕竟大家关联的都是百幻星。

  凭什么一个外人,也能做到?

  而且,这个运气……这种游刃有余的运气,实在是太过分了!

  接二连三的受到重击,自己的立身之本、引以为傲的力量,这样的不堪一击……

  哪怕秦舟的战斗经验并不差,这会儿也有些心神恍惚起来。

  他甚至忘了,他的法宝,还是可以攻击的。

  而他身上的防御,还并不足够。

  这一个恍惚的功夫,水馨已经杀到了他的身前!

  “所有众生愿力提升的都是‘概率’。”水馨的语气十分愉悦,“这就是你们力量的本质,不是吗?”

  一剑刺出,金丹破碎!

  水馨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

  如果她的身上有天眷,那么,这份天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众生愿力的加持。想要这个世界维持下去的不是“天道”,至少,不只是“天道”。

  还有众生!

  众生愿力的加持,能大幅度提升奇迹生的概率。

  水馨觉得,这才是天眷者运气好的本质。

  但是,众生愿力当然不会只有“世界要延续”这一种。而且,绝大部分的众生愿力,只怕不会有具体投映的对象。

  这样的众生愿力,只怕就会成为世界的一部分吧。

  按照之前听说的摘星楼的情况来看,摘星楼的奇妙功法,就是将这样的力量引到了自己的身上。

  在她的主场和她拼概率?

  结果是可以想见的!

  当然了,关于摘星楼力量的推断,真的只是灵光一现的猜想而已。

  哪怕是在作死证明了一部分之后,水馨也并不敢说,这样的猜想就一定正确了。

  她能证明的其实只是……

  在对付那个“幻符”的时候,她的运气,确实是比别的战斗要好。直觉也更为敏锐。

  但或者又有秦舟自身的原因在呢?

  明显他并不在正常状态。

  水馨也没有寻根究底。

  金丹破碎之后,本来就心神崩溃的秦舟彻底昏迷了过去。水馨收起剑意外景,拎起秦舟的身体,想了想,飞近了……

  翰林学士寥瞬。

  “你刚才好像确认我的血脉了?”

  寥瞬略尴尬,“是,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华国宗室。”

  “就血脉来说据说是这样。”水馨道,“如果我的血脉没有错,那么华国宗室就是走失了一个孩子,而他们可能还自己不知道。”

  寥瞬愣住了。

  但是想想看,这确实是有可能的啊!

  正如宿九所说,水馨长得如此美貌,又有如此天赋,若是宗室的公主郡主甚至县主……有什么理由不出名呢?

  “算了,不说这个问题。”水馨道,“我能以‘我是华国宗室血脉’为前提,请你们帮个忙吧?”

  寥大学士为这理直气壮的要求张口结舌!

  这位姑娘刚才还毁了他的血脉寻踪决,转眼就要求他帮忙?还这么理所当然!?

  这也太……

  “……还请林姑娘先说。”寥瞬做出了妥协。

  水馨拎着秦舟的衣领,将人晃在半空,“我没弄错的话,那位殷战道友,应该知道怎么拷问吧?能帮我弄清楚,他为什么要杀我么?”

  碎金丹,对真人来说是重创,却还不至于致命。

  只是修为废掉而已。

  水馨很担心,如果她自己出手的话,会一不小心,将人弄死。

  但是显然,她似乎……还忽略了一件事?

  秦舟好歹也是摘星楼的真人。

  而摘星楼剩下的真人,虽然都没来得及出手,或者之前不想出手——可他们都还飞在能看见的地方呢!(未完待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途遗祸,仙途遗祸最新章节,仙途遗祸 三七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