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遗祸 1457 另一方面的作用

小说:仙途遗祸 作者:小小沙丁鱼 更新时间:2018-08-14 01:37:11 源网站:再读读
  其实吧,水馨看这些人的表情也知道,他们是不以为然的。

  毕竟,“林冬连”见识过多少灵植呢?

  只不过恰好两次都和灵茶树扯上了关系,才让乡下人产生了错觉而已。至于是不是真的那么回事?反正他们不觉得。毕竟灵茶树,只是最最低阶的灵植而已。

  此外,山川意志什么的……毕竟院子里的人也就是听说过(卧龙山脉那边倒是认可了水馨说出来的这个名字),对于这山川意志的作用和威能,没有亲身经历过,又自觉自己见多识广的人,往往不会对传言中厉害的东西真心服气。

  不过,“林冬连”状态的水馨,依然是个外表娇美的女孩子。比起外形绝美但过于英姿凌人的“林水馨”来说,其实反而更惹人怜惜。

  更别说,此时在院子里的,除了护卫之外,其他的都是儒修。撇开一个被打击得没剩什么傲气的林安然,剩下的还都是男性儒修。

  尽管大家都觉得不以为然,却没有人指出水馨的“见识不足”。

  当然了,到底是哪边见识不足,也是一件不好说的事。可他们不说,自然水馨也不能巴巴的去解释灵茶树的特异之处。

  倒是水馨说起灵物和上古仙人传承……大家都记起这件事来。

  倒也没人指望水馨能具体说出去处,但立刻就有护卫去找能做出的人了。哪怕这上古仙人的传承,就算是弄到手,也很难和让两个宗室重伤昏迷的祸事比,但聊胜于无吧。

  接下来,几乎是出于某种默契,一群人都不再谈论上古仙人传承的事情。

  江雨熙主动为水馨介绍了他不认识的另外两个儒修。

  这两位的名字,分别叫做马朝生以及吴皎,就和江雨熙一样,都是容貌很俊秀的青年。外表看不出具体有多大的年岁,实力统一在正气中期。

  他们的护卫也被大致介绍了一下。

  水馨听到的时候还吃了一惊。

  本来以为这些护卫会和黎允他们的护卫一样,跟着主家姓,听名字就知道是仆从的那种。但不是那么回事。

  就连两个宗室的带着的护卫都并不姓林。

  区别在于,两宗室带着的护卫,一看就知道确实是当作护卫培养的。江雨熙三人带着的护卫,不过一开口,水馨就听出了区别。

  他们都是正儿八经的剑修。

  倒像是云昭带着的那几个,他们的本职就不是护卫。更应该说是结伴游历的剑修。

  只不过,他们沉默寡言,也愿意听从儒修的意见,并且主动承担了保护的职责……乍一看也真就是护卫了。

  至于这些人的来历,自然也都是来头不小。

  全部都是官宦子弟,连剑修们都是。

  儒修们都是白鹿书院的学生,而剑修们,也是位于圣京附近的兵魂门派绝道门的弟子。

  据水馨所知,绝道门的地址在《祈天表》面世之前最后一场大战的位置。

  那时候梵国所在的北荒基本住不了人。

  儒门败退到了圣京所在的位置,已经是背水一战。

  圣儒林云瑞主导了祭天仪式,要求就是在仪式完成之前,所有的儒修和剑修,以及少量和他们站在一起的道修玄修将道玄联军挡在祭天台之南。

  一来林云瑞设法遮挡了祭天台所在的位置。

  二来,祭天台除了林云瑞自己,大半都是凡人。

  当时儒门和刚刚复苏的剑修简直是倾巢而出。

  当时道门的联军想着毕其功于一役,自然也是围剿精英们的方向。他们哪里能想到,当凡人聚集到了一定数量,众志成城的时候,能爆发那样强大的力量呢?也只有几个想要用凡人来祭练魔器的魔门大佬,去了祭天台的方向。

  后者应该说是被坑死的。

  而在绝道门所在的位置,却爆发了一场壮烈无比,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大战。

  近乎千里方圆的战场,原本的高山被削为谷地。

  儒修们不谈,在道儒大战时期成长起来的剑修精英在那一战几乎是一战尽墨。传说中甚至有当场突破剑胎后与敌人同归于尽的。但由于时间太短,难以确认。

  总之,整个绝道门所在的地域,充满了数百年不散的战煞。

  除了剑修,凡人也真是很难在其中生活。

  所以,官方扶持的绝道门,就设立在了那里。

  一般来说,绝道门的弟子都是儒修最好的搭档,曲城的儒修们,在备战山海殿的时候,就有不少人提出过这一点。

  可惜,不管是再好的搭档,对于直达血脉的攻击,也是无能为力。

  水馨好奇的问了一些绝道门的事情,因为特殊情况被特殊对待的林诚思,就被那金丹道修护卫从萱安城带过来了。他是直接被带着从空中落下来的。

  林诚思左右一看,就先看到了水馨……不对,林冬连。

  他的眼睛瞪得溜圆,“你怎么在这儿?”

  “我被救了啊族兄。”“林冬连”高高兴兴的,“就是山海殿里帮过我们的人!”

  山海殿里帮过我们的……

  林诚思转念一想,竟然恍惚了。

  自己救自己啊?

  他的功力显然不足,虽然假扮身份照理来说是一件比说谎要严重的事情。可林诚思接受了她的身份伪装,之前却真没想过,她还能如此面不改色的说自己救自己的事儿!

  于是,也就看出林诚思的功力不足来了。

  他震惊之中,忘了让自己表情变得喜悦一点儿。

  在旁人的眼里,无疑,这对族兄妹的关系并不算好——至少身为族兄的这个,并不是很关心、担忧自己的族妹。

  林安然就嗤笑一声,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她率先开口,“清血丹的事情听说了吧,‘族兄’!?”

  林诚思点点头。

  随即道,“我之前就已经和这位前辈说了,这种东西,我之前确实是闻所未闻。”

  林安然“啧”了一声,“这可真是……”

  “说起来这里也有个问题。”林诚思先看了看落地之后保持沉默的金丹,“据说那‘清血丹’必须要林氏血脉心甘情愿的交出去。那么,那些希望得到清血丹的人,清血丹对他们有什么用处?”

  因为所有的清血丹连锁反应一般的爆炸了。

  清血丹被心甘情愿的送出的前提下,得到清血丹的人拿了那东西能有什么作用,自然就没人能知道。

  连实证都没有。

  至少暂时没有。

  水馨也挺好奇的,之前得到的消息里面没有这一部分。

  她一边摸着小白的大脑袋,帮它顺毛,一边等着答案。

  林安然却没有立刻回答。

  “听说……”金丹修士道,“是能清除一些血脉因果,让人能追寻自身的血脉记忆,查找心魔可能的源头。”

  水馨顿时懂了。

  难怪林安然之前没有透露这方面的消息!

  使用林氏血脉来制作,却也相当程度上针对林氏血脉啊!血脉因果,现在儒家也好,北方的兵魂也罢,要说“血脉因果”,最普遍的不正是——受到的林氏血脉的限制么!

  “如果这种东西有传入天南道,他们最先要找的就会是原十一郎原彦央。”林诚思不那么客气的拿了原彦央举例,“然而并没有。原彦央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自身关于仙海城的血脉记忆。和林氏血脉的关系也依然存在。”

  所以林诚思理直气壮的觉得自己很冤枉。

  有没有搞错?

  如果这东西只是在卧龙山脉传播,这和他们家又有什么关系?说是代表林氏坐镇南方,难道他们有多少实权吗?对南方的林氏势力有足够的节制之权吗?并没有啊!

  要是有,就不至于……连卧龙山脉的事情是否与林氏皇室有关都不能肯定了。

  林安然也是在曲城待过的。

  自然知道从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传奇的原彦央的故事,顿时无言以对。

  “现在不应该找我吧?”林诚思一脸怨念的道,“如果这东西原本只是秘密传播,现在好不容易透露了一丝线索,难道不是应该就着这丝线索尽力追查下去么?”

  应该已经在查了。

  水馨想。

  只不过这些人都是人生地不熟的。

  就算是有了线索,也很难查下去。

  而最重要的一条线索是——如果清血丹需要特定的产地,比如说卧龙山脉。那么,就应该去找其他的特定产地,去产地进行调查。这比大海捞针还是要容易很多的。

  这时候,林惊珩和洪嵚等人也走出来了。

  他们肯定都听到了院子里的谈话,并没有追究林诚思父子的意思——这看那位金丹的态度其实也看得出来。

  一开始要带着林诚思过来,有病急乱投医的意思。

  这会儿应该都反应过来了。

  “萱安城那边的调查怎么样了?”林惊珩相当平静的问道,貌似找林诚思过来就是让他来汇报的。

  “五湖那边,也就是第六湖的异火传闻目前为止还没有新的进展。第六湖的温度没有下降,也没有任何孕妇在泡过第六湖之后出事。她们身上看不到任何异常。现在还无从得知,那异火是不是还在择主。”林诚思先说了第六湖的事。

  这和水馨刚从李遥知那边得知的消息吻合了。

  不过,也许孕妇得到的只是“印记”,印记本身可不会杀死动物。制造印记的那个东西,李遥知应该还是要想法子收回的。

  “至于萱安城那边,关于红袖书院的弟子问书,还在调查之中。”林诚思对此没说什么结果,只是道,“就个人来说,感觉应该动用林氏的力量,去调查那些看似出身清白,但父母出事、背井离乡的红袖书院弟子。”

  那可能不是全部,但肯定是一条重要线索。

  而且,如果只是调查背景离乡的红袖书院子弟,至少引起的浪潮不会太大。

  水馨是这么想的。

  不过,只看林惊珩等人的表情就知道了,他们对于林诚思所说的第一点更感兴趣。也就是那异火的事情,这大抵和对上古仙人传承的兴趣差不多。

  至于红袖书院么……

  还是那句话,说到底,没有经历过,就那么强的警惕心啊!

  “我们有一天时间处理这些事。”林惊珩道,对身边的一个大夫开口,“麻烦转告曾知府,尽快准备好东西,我们明晚出发。前往明都。”

  林惊珩倒不是不想一口气就那么飞回圣京去。

  但事实是,两国的国界线边缘是完全禁飞的。这个禁飞线向南就延伸到了明都。在那个区域内飞,明国守军是可以直接发动攻击的,连解释都不用。

  两个宗室的神魂受损而已,分量还不足以让他们成为国界线附近的特殊。

  再来……

  “听说梵国的佛力很是擅长抚慰神魂。宁心静神之力别有擅长。”大夫再次强调道,“若是一时半刻的不能赶回圣京,还是听在下一言,看看如今梵国到京城的那队特使,是否有法子。”

  这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了。

  等到大夫和其他明国方面的人告辞去了,江雨熙连忙代为禀告,“异火之事我等没有消息。不过,那被抓走的黑衣少年李遥知,大概得顺着那场战斗的方向去找。只是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还用说吗?等你们动手,那边早该把人找到了。”金丹道修吐槽道,“你觉得你们有把握,将人抢过来?”

  林惊珩再次提醒道,“一天时间。”

  然后又对水馨道,“你的血脉天赋,我已经听说过了。若是给你找到佛心果的种子,你要多久能培育出佛心果来?”

  “佛心果?”水馨略懵逼。

  她之前貌似没接触过这个名字。

  “是梵国那些人鼓捣出来的,差不多算是五阶灵植,对神魂方面有奇效。”林惊珩解释了一下。

  水馨总算懂了。

  看来,是真的没办法了啊。

  不过,林诚允两人的情况看起来也不是太差。至少被确认了还有挽救的余地。现在的方案,是想要壮大他们的神魂,让他们能顺利的扛过冲击,甚至从中获得更多信息?

  说起来,她自己就是硬抗过去的。就好像有攻击砍过来,直接将之击飞了。

  若是任由砍中……嗯,大概确实是会对攻击的性质,有更“深入”的了解?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途遗祸,仙途遗祸最新章节,仙途遗祸 再读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