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途遗祸 1591 南氏肉庄

小说:仙途遗祸 作者:小小沙丁鱼 更新时间:2018-12-02 23:50:18 源网站:再读读
  但那保不定还真不是什么重点。

  尽管他们一路狂飙猛进的从内城一路突到了外城之外,却没有任何一个守城的剑心出来找麻烦。这确实是相当异常。

  但哪怕是昆廷出面协调,都是可以造成这种效果的。

  等到飞出外城,飞到郊外,看到文胆的残躯没入某个禁制之中的时候,看看南云翮的脸色,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重点。

  “什么地方这是?”高菡注意到了南云翮的反常。

  南云翮目瞪口呆,“南家别庄,我一个族叔在管理。”

  所以牵扯到了另一个大儒么?是碰巧,还是一个大儒陷害另一个?

  隐身中的两大儒也沉默了下。

  “说起来,刑部那个新招的小子,有没有从南家姑娘身上看出什么来?”叶久问。

  周暮摇摇头,“还没消息,应该是需要时间。”

  安元辰的天目神通,也不能无间断的使用。何况事情也没那么紧急。古夫人自尽身亡,肯定要先看她。然后,无疑那两位夫人在前一桩事情上的牵扯要深得多。看过了古夫人,按顺序也该看丰夫人。

  文舟之上,水馨则是问出了另一个问题,“南公子那位族叔有没有修炼资质,夫人又是哪位?”

  这个问题让众人侧目。问人家有没有修炼资质很正常——毕竟看别庄的禁制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农庄。

  但问人家夫人是谁……这是从何说起?

  南云翮也被她噎了下,“我那族叔有修炼资质,是玄级慧骨。夫人是谁……他有成亲么?”

  南云翮露出了真切的疑惑之色。很明显,他是真的连那位族叔是否有成亲都不知道!

  正常来讲,能够掌握一个别庄的人,不至于不成亲。

  但是,超级世家旁支的非天目非兵魂修炼者,那就不好说了。

  正如同水馨之前认识的林淼,作为林氏旁支,拥有“旁门”修炼资质,就代表没有出头之日,家族甚至不会让他们去做散修,因为那样掌控不住。

  就是天纵之姿,也只会受到打压。

  可以说很多方面连普通人都不如。

  南家的这一个……

  “这是南家的肉庄。”南云翮直接跳过之前的问题,简单的说道。所谓的肉庄,就是专门培养家禽的。

  海边城市抓住、杀死的海疆妖兽,本身就好吃的不说,若是不好吃的或者不容易保存的妖兽肉,它们的用途之一,就是就地制作成适合保存的“饲料”,去给人为培养的灵兽(比如说上林十二卫的坐骑)或者世家豢养的禽畜类吃。

  让那些禽畜的肉质接近低阶灵兽或者就直接成为低阶灵兽,最后变成世家餐桌上的“灵食”。

  不说南家,所有超级世家都有这样的“肉庄”和相近的“农庄”(使用灵材制作的肥料)。

  “下去吧。”周焯云也简单回应。

  那文胆残躯轻松的通过了禁制,连涟漪都没有溅起。哪怕禁制颇为孱弱,这都说不过去。只能说那残躯的身上本来就有“通行证”。

  “通行证”难道能来自于曲司农吗?

  周焯云这话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决断。

  其他人对此也没有异议。就是南云翮也没法有。

  毕竟……昆廷能协调让城防打开,却不代表昆廷会那么做。他完全就是怕他们出事,被裹挟来的。那文胆残躯和他们能一路顺风的到这里,本来就很说明问题了。他们总不能和那虫子一样不会思考吧?

  既然背后的人还没有出现,本来就是要他们去冲一冲的意思。

  南云翮只能说,“那些人,居心险恶。”

  没人应和他。哪怕是水馨这样的旁观者都知道,说谢昭做了那些事,其他大儒相信的可能性不高。南广连却未必有这样的信任度。

  毕竟这位是在海边成就的大儒,是后来居上者。和其他大儒既没有同窗之谊,也没有并肩之情。

  就是在百姓中间,也更多是铁血善战的名声。

  体恤百姓、仁慈宽广的名声是没有的(这一点,后宅女眷的‘功劳’也不小)。

  所以还是一切等到查过以后再来说比较好。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方,没人提出要隐匿行动了。更不可能说递出拜帖之类的。就连南云翮都没这么提。

  但是当然,也没有说在门口就狂呼大吼。

  纯粹就是一份“随缘”的态度。

  不过……看好容易反应过来的昆廷要出剑破开庄园禁制的时候,水馨却是喊了停,手上出现了好几颗留影石。

  “不管怎么说,我们确实是没有正当的搜查手续是吧?所以留证比平时更重要。而且这应该是个重要的地方了。所以呢……”

  水馨将留影石分别交给了高菡、叶崇瑛、丰优仪兄妹、南云翮和周焯云,“一个人能拍摄到的东西终究有限得很,而且保不定有分开行动的时候,激活了不去管,挂在腰上都能拍摄到一些东西。”

  剩下的除了昆廷,都是不需要的。

  受到了水馨的提醒,莫兰和云佩钰,却是都取出了自己带着的傀儡鸟来。

  手上也额外拿了留影石。

  傀儡鸟都是直接用灵石激活,让它们飞在天空拍摄。傀儡鸟比单纯的留影石功能还是更多。是可以在黑暗中拍摄的,比留影石能拍摄得更清晰一些。

  昆廷看着这一幕,一脸无语。

  不过也知道他自己是被定位成了主战人员,心中略有些痒痒的,却也到底没有开口说也要一份。

  庄园那么简单的禁制,也同样不至于在泄了一回气就破不了了。

  昆廷随手一剑,孱弱的禁制就被划拉了一个大口子。

  和之前文胆残躯进入的悄无声息不同。昆廷来了这么一下之后,整个庄园之中,就有示警的声音响起!

  ——嗯,示警的声音,选择的是猛兽的吼叫声。

  但奇妙的是,明明有警报声响了起来,庄园内部却并不显得慌乱,反而是庄园周围的农户,明显骚乱了一阵子,又立刻安静了下去。变得比之前更加的安静,甚至是死寂。

  “分头行动。”昆廷道,“我和颜仲安找那文胆残躯。”

  颜仲安当然没意见,他本来就是作为克制者被找来的。

  “我跟着阁下。”坐在小白身上的水馨高高兴兴的说,“顺带这庄园的禁制里面,果然也是寸草不生呢。”

  昆廷瞅了水馨一眼。

  坐在天罡狼身上的少女,大抵是这个团体之中,除了周焯云之外,最有能力自保的那个了。

  哪怕庄园禁制的内部寸草不生,周围的农田和其他植物可是很多的!

  所以昆廷也没有反对,冲着之前就锁定了的方向冲了出去。

  小白也高高兴兴的跟在后面。

  很明显,那不是庄园主宅的位置。

  “散开,四面进入。”高菡说。

  除了准备冲向文胆残躯的,剩下的恰好有八个人。根本不用特别分配——周、叶两个是肯定一起的,莫兰和云佩钰也自然一起。丰氏本来是兄妹两个,但在嫡母不能说彻底洗清了嫌疑的情况下,丰优云主动凑到了高菡的身边,自然也就将剩下的组别分好了。

  他们都没有再忌讳什么。

  而是纷纷催动了身上的文宝,眨眼之间,就将这占地有数十亩的庄园给围了起来,从四面冲了进去。

  周暮和叶久两人依然站在空中,彻底收敛了大儒的气息和威压,却也依然在禁制破碎的那一颗,就将庄园的情况大致收在了感知中。

  对他们来说,想要彻底荡平这座庄园也只是分分钟的事。绝对的力量之下,庄园内的人也根本就不会有反抗的心思。只怕一察觉到大儒威压,该自杀的也就自杀了,大儒的实力也控制不住元神誓言的反噬!

  所以他们宁可按兵不动。

  他们想看的是——被一群不具备绝对力量的人闯入之后,庄园里面的人的反应。

  那文胆的残躯,应该是冲入了北边一个小院子的地底。现在那里依然残留着那虫子和金丹残躯的气息。

  整个院子里面,出现了一个独立的禁制。禁制原本应该是隐藏在建筑之中。当这个禁制发动以后,那个院子里的建筑墙体,已经出现了至少百处以上的裂痕。

  那个院子周围并没有人。

  还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跟着进了那院子的地下基地。

  除此之外,这个庄园建筑里面,分了好几个区,养着鸡鸭羊等家禽家畜,这些家禽家畜身上都有淡淡的灵气,长得相当高大。但它们的禽舍兽圈,却并没有禁制之类的东西,仅仅是采用了十分坚固的材料。

  在没有真正隔绝的情况下,蕴含着灵力的猛兽的吼声本来应该足以在这些动物圈子里造成骚乱的。

  但奇妙的是,至少上百只大只鸡鸭和几十只羊,居然见怪不怪一般的继续窝在自己的圈舍里,完全是无动于衷。

  相比之下,庄园里面的人倒是不淡定得多。

  有十来个大贯通的武者,和几个后天剑修,以及几个玄修,都从自己的屋子里冲了出来。

  但他们并没有高喊“南氏庄园,谁敢乱闯”这一类的自曝家门威吓敌人,或者理直气壮喝骂入侵者的话。

  而是各自拿出了兵器,严阵以待。

  明显是主屋的地方,坐镇的筑基修士,则是连动都没有动弹,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

  顺带,这庄园里面的所有人,全是男子。

  非但没有正经女眷,侍奉的侍女通房,连个做杂活的仆妇都没有。

  作为地盘被入侵的“主人”,得说这样的反应本来就挺奇怪的。

  昆廷三人一狼率先冲进来的时候,路上的几个人似乎想拦,可也许是看到了他们的去向?几个本来可以试着拦一下的都没有动弹,只是原本的严阵以待,终究多出了几分躁动不安。

  高菡和丰优云是跟在背后进来的。

  不像前面的人、狼闷头往前冲,高菡一进门就高声喊道,“魔宗余孽竟然也敢藏在大儒别庄,如今事发,立刻束手就擒!”

  躁动于是又大了点。

  几个玄修二话不说,立刻就四散开来,向庄外奔逃!

  连声辩解也没有的,可见有多么心虚。

  剩下的剑修和武者却冷静很多。

  武者们聚集起来,眨眼就是一个战阵。

  而主屋之中,那筑基修士的声音也已经传出,“真是可笑,什么时候,明都居然会用统考都没过的学生,来抓捕‘魔宗余孽’了?”

  虽然并未露面,但这个,无疑抓住了高菡那番说辞最大的问题。

  高菡却也并不在意,本来就是打草惊蛇。

  从另一边闯进了庄园的南云翮一脸复杂,恰好迎头碰上一个玄修,顿时二话不说的念起了战诗。

  而丰优仪则迅速祭起了文宝,冲着对方兜头罩了过去。

  莫兰和云配钰那边,却是没有当面撞上。和一个玄修“擦身而过”的时候,莫兰没有选择拦截,而是扭头就保持着和对方相近的速度,又追了出去!

  周焯云和叶崇瑛两个绕路绕得远了一些。

  恰好两个玄修选择他们两个相近的方向逃逸,两人一人一个,也和对方战斗了起来。

  显然这几个玄修都并不“富裕”,碰上了几个斗境尚可的而代,刚一照面,就已经落入了绝对下风!

  “我们没有官命又如何?”高菡将几个人吓走,全没有被拆穿的羞恼,一副书生意气的模样高声道,“你们私下培育蛊虫被我们发现,这就抓了你们去见南大儒,看看大儒怎么处理你们这样的家族败类!”

  一边说,高菡还带着一脸紧张的丰优云,就势就冲着那筑基修士的主屋冲去。

  武者们依然结阵以待,并没有驰援的意思。

  一个后天引剑剑修则道,“都已经进来了!周围没有其他人!最厉害的就是个那个剑心!”

  “真是可惜啊。”屋中的筑基期叹了口气,如此说道,随即狂笑,“如此也是正好!”

  空中的叶久倒吸一口冷气,“……你说南广连那家伙知道不知道!?”

  周暮也露出了几分怀疑的表情。

  从他们的角度,能清楚的看见,随着主建筑的那个筑基修士驱动了某个作为底牌的阵法,整个山庄的地面,都翻腾起来,就好像有无数的蛇类,在地底翻滚!

  虽然高菡等人都飞在空中,察觉到地下的动静,反应比叶久自然还要夸张得多。

  ——这个别庄到底被改成了什么模样?

  不是说之前才有大儒们,在城边巡视过的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仙途遗祸,仙途遗祸最新章节,仙途遗祸 再读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