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梁浅现在苏府,是消息最灵通的,苏泽恺的事情,又是她间接策划的,她自然是早就知道了。

  苏梁浅都还没回是见还是不见,萧燕的哭喊声,已经到了院中。

  苏梁浅坐在院中,可以看到她发狂似的推开那些拦住她的人,拼了命的往她所在的房间冲,口中还喊着要见她的话,一副不见她就不肯罢休的态势。

  苏梁浅原是打算晾晾萧燕的,并不准备现在就见她的,她就是要让萧燕像热锅上的蚂蚁那样,备受煎熬,不过现在看来,萧燕是等不住了。

  她若是不见,耳根也不的清静。

  苏梁浅手肘撑窗,托着腮,对外面的人道“让夫人进来!”

  萧燕早已经是泪眼模糊,一心想着快点见到苏梁浅的她,应付着那些拦她的人,并没注意到苏梁浅在哪里,一直到苏梁浅开口,循声望去,才发现她就坐在窗边。

  萧燕眨了眨眼睛,擦掉眼泪,隐隐看清了苏梁浅的脸,阳光下,泛着光似的白,眉眼含着的笑,并不是极其的灿烂,却能让人感觉到,她的春风得意。

  有种让人惊艳的美!

  苏梁浅话落,四周围围着萧燕的人,很快散开,效率极高。

  萧燕边往苏梁浅的方向走,边看着干净有序的琉浅苑。

  因苏梁浅从云州回来后,处处和她作对,萧燕气她,本来想要做好的表面功夫也不愿意,统共也就来过两回。

  这院子,和记忆里的好像一样,又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不同了。

  应该是不同了,曾经那些她安排的熟悉面孔,全部都被换了,变成了她不熟悉,更不能掌控的人。

  萧燕不由想到苏梁浅刚从云州回来的时候,那时候自己作为苏夫人,前呼后拥,风光无限,而现在——

  单想想,怀恋的萧燕,都觉得心痛的不行,视线又一下就模糊了。

  萧燕的步子很快,眨眼就进了屋,她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没让自己深想下去。

  方嬷嬷跟在萧燕的身后,自早上的那个念头冒出头,见到苏梁浅,她莫名觉得怵得慌,根本就不敢正视她。

  苏梁浅的眼神,从萧燕身后的方嬷嬷带了眼,方嬷嬷即刻低垂下了脑袋,这种快速的动作,带着莫名的慌乱忐忑,苏梁浅不禁想到已故二姨娘说的,她母亲的死,要想调查,可以从方嬷嬷下手。

  苏梁浅抿着唇,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就好像那只是不经意带过的一瞥,不带任何的审视探究。

  “大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要怪就怪我,恺儿是无辜的,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您的兄长啊,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他吧!”

  萧燕进屋后,直接朝着苏梁浅奔去,不需要任何的酝酿,没有任何的思索,她直接就在苏梁浅面前跪下了,就好像刚刚在苏老夫人面前一样自然,跟在她身后的方嬷嬷,也跟着跪下。

  苏梁浅看着痛哭流涕的萧燕,福寿院的事,她暂时还没听说,不过从萧燕脖子上湿湿的碎纸屑,她多少已经猜出了些。

  抛却其他不说,萧燕算得上是个好母亲,她所做的一切,算是只为子女筹谋,反正,比自私自利,只顾着自己的苏克明好。

  从某种程面上来说,苏梁浅还挺羡慕苏倾楣的,虽然她也有一心为她的人,但这种母爱,时不能被替代的,不过,可惜的是,身在其中的苏倾楣,对此根本就不屑一顾,这一点,估计萧燕都不知道。

  苏梁浅也不装什么都不知道,直接开门见山道“兄长的事,我也听说了,古往今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赌坊又不是做慈善的,兄长自己沉迷赌博,输了银子,自然就该还债,夫人有空在这里求我,还不如想办法筹措银子将他赎出来。”

  无辜?不管是萧燕还是苏倾楣,亦或是苏泽恺,他们没谁是无辜的。

  苏梁浅口气温凉,说的仿佛是和自己无关的事。

  当然,事实上也和她无关。

  苏梁浅这种漠然的准备袖手旁观的态度,让萧燕心慌的恼火,她扯着嘶哑的嗓子大声道“大,恺儿都是您的兄长啊,您难道要见死不救吗?他若是被人折辱,您不也跟着丢人嘛?您和季家人关系再好,那您也是姓苏,您怎么能向着个外人?”

  “他们就只给了三天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我上哪儿弄这么多银子去?今天十六万八千两,三日后无缘无故的就变成了十八万两,这哪里是要债的,这就是抢钱,这一个个,简直是吃人不吐骨肉的黑心鬼!上辈子没见过银子的!”

  苏梁浅转身,将盘着的腿,放在地上,手指在棋盘上轻敲。

  她每敲一下,萧燕的睫毛,都会不受控制的重颤一下,她巴巴的盯着苏梁浅,显然是紧张极了。

  “小姐,您本来就不缺银子,现在又要回了夫人的嫁妆,而且您回来后,还得了那么多的赏赐,您是县主,还有我娘家的马场,您随便当些东西——这点银子,对您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不,不是,您和季小公爷关系交好,季夫人又对您那么好,您只要出面,给恺儿说几句话,这件事就解决了,这对我们来说难如登天的事,对您来说,就是轻而易举,您大人大量,发发善心,您的大恩大德,我和恺儿一定铭记于心,我今后一定将您当成亲生女儿对待的!”

  将她当成亲生女儿对待?苏梁浅听萧燕之前说的话就觉得挺嘲讽的,她最后一句话,更让她忍俊不禁。

  “我和季家的关系是不错,我若是开口,我相信,他们也会给我这个面子,大事化小,但我凭什么帮你?为了你将我当成亲生女儿对待?”

  苏梁浅轻嗤了声,讥讽的意味极浓,“然后作为女儿要孝顺母亲,对母亲言听计从?女儿的东西也是母亲的,是不是?萧燕,你怎么还不明白,我若是愿意认你做母亲,就不会从一回来,就叫你夫人,这事,我压根就不想帮忙!”

  苏梁浅也不说什么无能为力,半点推托之词都没有,干脆果决直截了当的让萧燕发怔。

  “利子钱不就是这样,利滚利,这些年,夫人应该没少赚这样的银子,不会陌生才是,人赌坊,靠的就是这个挣的银子,你赚这样的银子就使得,到了别人,怎么就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心鬼了?这赌坊既是季家开的,你这不就是在骂季公爷他们黑心鬼吗?这要让他们知道了,大哥的处境,只怕更加堪忧。”

  萧燕死死的瞪着苏梁浅,咬着嘴唇,原先的哀求慢慢褪去,渐渐染上了恨意,她觉得苏梁浅纯粹就是火上浇油戏弄她。

  “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帮忙?”

  “帮忙?为了苏泽恺花十八万两纹银?夫人是傻的吗?你怎么不想想,我要愿意的话,何苦费这么大的劲,将那些东西要回来?我既要回来了,自然就不可能再给你们花一分的,我更不会为了一个这样想害我的人,就欠季家一个大人情。”

  萧燕心里想骂人的紧,但她顾虑着苏泽恺,这会却是不会不敢的,只撕扯着嗓子道“要害你的人是我,和恺儿无关,所有的事情,他都不知情,大小姐,求求您,求求您念在兄妹一场的份上,救救他帮帮他吧!”

  “不知情?”

  苏梁浅回味着萧燕的话,重复了句,手扶着小榻,站了起来,然后在痛哭流涕的萧燕面前蹲下,“飙风寨的事,我这兄长,可是领着王家公子,亲力亲为!”

  萧燕看着突然凑近的苏梁浅,震惊至极,瞳孔骤然张缩的厉害。

  萧燕身后的方嬷嬷闻言,也忍不住抬头,苏梁浅那张清秀至极的脸撞进她的眼底,她的笑容浅浅,却有种说不出的森然魔魅,看的方嬷嬷心里直打冷颤。

  极度的震惊过后,慌乱恐惧的情绪,爬上了萧燕的心头,稍缓过来的她,不假思索的问道“是王公子告诉你的?”

  苏梁浅抿唇,摇头。

  萧燕稍顿了片刻,很快又道“王公子告诉季公子和五皇子他们,然后他们告诉你的?”

  王承辉最近天天和季无羡还有五皇子在一起,萧燕觉得他嘴上就是个没把门的,除了是王承辉说的,萧燕想不出别的缘由。

  事情的真相,她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就算苏梁浅亲口告诉她,她估计也不会相信。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萧燕心慌慌的,跳的厉害,急迫问道。

  苏梁浅挑着眉,故意卖起了关系,“你猜?”

  她往后退了两步,重新在小榻坐下,手随意的扶在上面,微微俯首,看着在她脚边跪着,已经乱了心神的萧燕,那在方嬷嬷看来的魔魅冷笑更深了几分。

  萧燕反应过来,慌忙脚边道“什么飙风寨的事情?飙风寨,听着像是个土匪窝,你兄长怎么会去那里?大,您可就恺儿一个兄长,他要是出了事,别人会认为您没娘家没靠山而生出轻视的!”

  苏梁浅又是一声冷嗤,嘲弄至极,“不是听着像土匪窝,事实就是。你让兄长领着王承辉,不就是想看一出我嫁给一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土匪的好戏,可惜啊,天不遂人愿!”

  苏梁浅啧啧了两声,一副替萧燕惋惜的样子。

  萧燕瞪大着眼睛,已经不是震惊了,而是直接傻眼了,整个人都在抖。

  她呆呆的盯着苏梁浅,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那本来就已经黯然的眼神,更如沉寂的死水一般,激不起半点希望的波澜。

  萧燕看着苏梁浅的那张脸,有种天塌地陷的感觉,想哭都哭不出来。

  方嬷嬷也抬着头,看向苏梁浅,那眼神,仿佛见鬼似的。

  “你们说说,要大哥领着王公子,刚好撞破我和飙风寨的强盗头子成婚,结果会是如何?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若是不寻死,都说不过去,人要没死成,这辈子也毁了,哪里有脸提嫁给太子做太子妃的事?”

  “夫人这样做,可是帮皇后解决了一件心头大事,皇后定然会对夫人另眼相看,再就是父亲那边,他更会将我视为弃子,我呢,一个乡下长大的野丫头,哪里能承受的住这样的事,就算没死,必然也是郁郁寡欢,要夫人这时候对我嘘寒问暖,我还不得对你们感激涕零,恨不得给你们当牛做马,言听计从?我个人嘛,是没什么利用价值了,但我背后还有沈家,沈家在北齐屹立数百年之久,在军部的力量根深蒂固,就算出了事,那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外祖母最心疼我,我这个人,总有派的上用场的时候,夫人,您说是不是这样?”

  萧燕看着明眸清澈却冰冷的苏梁浅,震惊过往,叫出了声,她用手捂住嘴巴,看着苏梁浅的眼神,眼波晃动。

  苏梁浅说的,和她当初计划的目的,一字不差。

  但是,她怎么会知道的?她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那样的疑惑,在萧燕的脑海盘旋,要不是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她真的就要问出口了。

  极度慌乱之下,一直牵挂着苏泽恺的萧燕,始终有那么一根弦绷着。

  现在,苏泽恺在季家人手上,他的性命就在苏梁浅的手上攥着,这些事情,她绝对绝对不能承认。

  绝对不能!

  “大什么呢?我一句也听不懂?我根本就没听说过什么飙风寨,我怎么可能害您?恺儿他也没理由那样做啊!这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她说什么?她在说上辈子在她身上真实发生的事情。

  苏梁浅脸上的冷笑未减分毫,那双明亮的眼眸,在直视一个人的时候,仿佛是带着洞悉人心的力量的,能看穿看透人的内心。

  “没理由那样做?他引诱我院子里的丫鬟,意图毁我名声,这可是证据确凿的,可见他害我之心。”

  苏梁浅看着张口的萧燕,“夫人不必在替他狡辩,狡辩也没有用,他的亲生父亲都不将他当成儿子看待,你也别抱希望,让我视他为兄长,我父亲都不在意了,还会在意苏泽恺这样的兄长吗?靠你们?养虎为患,靠你们害我吗?不过——”

  萧燕来求苏梁浅,那就是被逼到了绝境,属于病急乱投医,她本来就是抱着微不可见的希望,现在,这丁点的希望,彻底幻灭了。

  她已经不是担心苏梁浅见死不救,而是怕她落井下石,趁机要了苏泽恺的命,苏梁浅那不过二字,让她抬头看着她的眼神,里面又燃气了微光。

  “你第一次这么诚心求我,苏泽恺和我也算有血缘上的关系,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夫人手上有多少东西,那些东西值多少银子,您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您要将这些都掏出来的话,那真的就一无所有,山穷水尽了,你今后的日子,兄长的婚事,还有大妹妹的将来,估计都堪忧,我这倒是有个主意——”

  萧燕听苏梁浅说这话,巴巴的看她。

  以苏克明现在对她的态度,肯定不会再管她的死活了,还有苏泽恺,她若是一穷二白的,他这种情况,很有可能连个媳妇都娶不上,自己将来的日子,也很会难熬,还有楣儿,萧燕想着,她毕竟是要嫁到七皇子府的,不能太过寒碜。

  她的那些东西,是有大用处了,要都还了苏泽恺的赌债,苏倾楣还好些,她和苏泽恺的日子,真的就不能过了。

  “夫人不还有萧家吗?这些年,夫人可搬了不少东西去萧家,你去都要回来给我,我就给你出这银子。”

  满心希望的萧燕在听了苏梁浅的主意后,一颗心,哇凉哇凉的,坠到了谷底。

  “这不是让我和娘家关系弄僵吗?你这哪里是给我出主意,你分明是想让我众叛亲离!”

  她现在在苏家,已经难以立足了,萧家就是她的退路。

  这要是萧镇海在京城还好说,但他不在,萧夫人是什么性子,萧燕是知道的,她若是将这些东西都要回来的话,那她肯定不容她了,还有萧意珍,不得恨死她,要萧镇海不在家中,她连萧家的门,恐怕都进不了。

  萧燕斥责指控完苏梁浅,脑海中灵光一现,像是想到什么,手指着苏梁浅,更大声的问道“是不是你?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你设计的?东西要回了还不够,还设下这样恶毒的圈套,你是要将我们娘几个逼死是不是?”

  事情是她设计的没错,但成王败寇,因果循回,苏梁浅觉得自己一点错没有。

  “我设计的?我设计什么?兄长赌博,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沉迷赌博,没能一早抽身,是被你给惯的,这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好心提醒一句,现在摆在夫人面前的,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将手头的银子和手上的东西都卖了,今后过还不如狗一般的生活,要么就去找萧家要回东西,是要银子还是要萧家这个靠山,夫人自己看着办。哦,还有一条路,夫人就当没兄长那个儿子,我听说,兄长还将赌坊的人打成重伤,这事,有银子也难办喽。”

  苏梁浅态度口气坚决,临了还雪上加霜恐吓萧燕。

  “大小姐——”

  苏梁浅看着还要继续说些什么的萧燕,“言尽于此,时间不多,夫人自己看着办。”

  苏梁浅看着萧燕说完,对身边的人吩咐道“送夫人她们离开。”

  那口气,哪里是送,分明是说萧燕要不识相的话,直接将她赶出去。

  方嬷嬷起身,将萧燕扶着站了起来。

  萧燕希冀哀求的看向苏梁浅,苏梁浅盘腿坐在小榻上,目光重新落在棋局上,根本就不看萧燕。

  “小姐觉得夫人会怎么选择?”

  苏梁浅单手托着腮,眼角瞟到萧燕由方嬷嬷搀扶着,跌跌撞撞的出了琉浅苑,整个人完全是无精打采,魂不守舍。

  “她是个好母亲,不会丢下苏泽恺不管的。”

  萧燕出了琉浅苑后,靠着院墙,狠狠的哭了一场。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我的恺儿啊!这是要我的命啊!”

  方嬷嬷就站在她的身侧,脑海里盘旋着的,都还是苏梁浅那魔魅的笑,她清澈透亮,仿佛能看透看穿一切的眼神,还有说的话,就好像对萧燕所做的一切都了若指掌。

  方嬷嬷再想到她从云州回来后发生的一桩桩事,还有她看着自己时,仿佛盯上了她的眼神,更觉得心悸的厉害,心绪久久不能平静。

  萧燕都哭完了,她还没反应过来。

  “方嬷嬷,我叫你呢,你是聋了吗?”

  萧燕连叫了方嬷嬷好几声,方嬷嬷都没应,她满腔的不安恐惧还有愤恨,说话的口气自然不会好。

  方嬷嬷打了个颤,醒过神来,看向萧燕,眼底的不安恐惧,完全不会逊色于萧燕。

  “夫人,飙风寨的事,大小姐怎么会知道的?”还知道的那样清楚?

  方嬷嬷声音颤抖,她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事情不对劲,苏梁浅这个人,更是玄乎的让人觉得不对劲。

  “肯定是王承辉告诉她的。”

  方嬷嬷皱着眉,迟疑了片刻“但是大不是。”

  “不是他还会有谁?那个嘴没把门的,皇后当初怎么让他和恺儿去飙风寨?”

  萧燕担心苏泽恺,将皇后都怨上了。

  萧燕坚信是王承辉说的,但方嬷嬷却觉得没那么简单,心里隐隐不安,背靠着墙哭了半天的萧燕站了起来,迈动脚步走的很快,方嬷嬷吃不准她的心思问道“夫人这是去哪里?”

  “萧家。”

  刚刚萧燕靠在墙上痛哭的时候,同时也在考虑苏梁浅的提议。

  靠山山会倒,靠水水会流,比起萧家,自然是攥在手中的银子更加可靠,所以萧燕思来想去,决定去萧家,将她之前赠给萧家的那些东西拿回来给苏梁浅,救出苏泽恺。

  萧燕的这个决定,方嬷嬷并不意外,却心惊肉跳的更厉害了。

  萧燕是被苏泽恺的事冲昏头了,再加上爱惜银子,但方嬷嬷还有几分理智,就萧燕现在这样的处境,和萧家关系闹僵,彻底断了退路,显然是极其不明智的决定。

  “夫人,三思啊。”

  方嬷嬷的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几乎都要哭出来了。

  “还是先去求求老夫人那边吧,老奴看,老夫人心里还是在意大少爷的,让她出面,大不定会给几分薄面的。”方嬷嬷劝道。

  “她在乎恺儿,你刚刚是没听到她怎么说的话吗?她要在乎恺儿的话,会说出那样的话吗?她几个儿子,孙子也不止恺儿一个,她和苏克明那薄情寡义的东西一样,都盼着六姨娘肚子里生个儿子呢,他们放弃恺儿了,但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这辈子就这样毁了啊!”

  萧燕边说,心里也更加着急,走的更快,半点不像受伤生病的人。

  “夫人,二小姐——”

  方嬷嬷紧张的直咽口水,“二小姐主意多,您和她商量商量,没准她能有更多的主意呢。”

  萧燕依旧没有采纳,“和楣儿商量?她和恺儿平日里还好,一遇上事就不对付,楣儿她和她父亲一样,都自私凉薄至极,给我出主意?她难道会不知道她兄长已经出事了吗?现在连个人影都没见着,分明就是无动于衷,她只会怨恺儿不争气,然后拦着我,不让我管恺儿的事!这事再拖下去,我就是拿了东西,恺儿也凶多吉少!”

  苏梁浅刚说的那些事,萧燕心里忌惮的很,她担心啊,怕苏梁浅趁着这时候对苏泽恺下手。

  “你去,给我准备马车!”

  萧燕吩咐完,想到什么,又改变了主意,命令道“你哪里都不要去,就在我身边跟着,不准向楣儿报信!”

  方嬷嬷欲哭无泪,只得道是,在萧燕身后跟着。

  萧燕先是回了趟笙辉苑,吩咐下人去准备马车,她并没有换衣裳,而是从箱子里面拿了本册子。

  她有记账的习惯,这些年,给萧家送的东西,她都是记录在案的。

  方嬷嬷本想趁着萧燕拿东西,找院子里萧燕的那几个亲信,给苏倾楣报信,但萧燕看的很紧,她根本就没机会。

  一直到上马车的时候,方嬷嬷借机找了门房的人,给了他些好处,让他去找苏倾楣通风报信,就匆匆交代了几句,就被萧燕叫上了马车,一同赶往萧府。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盛宠之医路荣华,盛宠之医路荣华最新章节,盛宠之医路荣华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