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梦竹剑 第一百零七章 面馆子遭困 顾惜朝生智

小说:新月梦竹剑 作者:方以呐木 更新时间:2020-01-29 02:06:02 源网站:少年文学
  不知这安水夏是心情不好,还是吃醋,搁下了饭碗便闹起脾气来了。

  千言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追上她。

  “水夏,你怎么了?可是刚才的葱油面不好吃,还是心里有不开心的事?”

  千言挡在了面前,安水夏肘子硬,猛地往外拐。

  “你让开,我没事,只是吃饱了撑着。”

  这样子明显是与他冲,千言赶紧将路拦得死死的。

  “你知道,我是一个直来直去的人,你给我好好说清楚,究竟是什么事?”

  安水夏显然是性急了,千言这点逼问,她直接明了说道:“若柔姐是个单纯善良的人,你安能拿他的情感玩闹,要是她知道你跟她开玩笑,她绝对会做出想不开的事!”

  千言完全摸不着头脑,倒是也清楚了她不开心的地方。

  “什么嘛,你是不是误会了?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叫名字,也是我要求她那么叫的,可我也没有任何企图啊,只是这样听着舒服。”

  安水夏眨着言,半信半疑。

  “真的吗?”

  千言无奈。

  “你不信你可以自己去问她。”

  安水夏笑了起来。

  “我也只是一时傻,没有弄清楚情况。”

  千言“嗯”道:“枉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怎么也说都是他们段家有恩于我,而且我还在段王面前答应过他,一定会保护段姑娘的安全。掏空了全身上下,我千言也就这点本事,怎么能再有其它非分之想。”

  “言君,你不要生气,我都说了,只是我一时糊涂,才犯了这样的错误……”

  千言故作生气不理睬,用眼瞥视了一下她。

  心里窃喜,平日里见她端庄大方的,却不知这么容易好哄。

  “女孩就是女孩,我那难对付的老姐都得折服在我的手下……”

  千言嘀咕着,安水夏也听到了一点。

  “言君,你在讲什么?”

  “哦,没事,走吧,等吃完饭我们再找一家客店好好休息休息。等明日一早,便动身去雁南,让你看看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有多美。”

  重归于好,安水夏终于开心了起来,“嗯”了一下,便和千言回来了先前的面馆子。

  刚到馆子西街头,突然有一伙朝廷当差的同一方士围了馆子面蓬而去,一个带品帽子的当头大哥手里还拿着几幅画样。

  白瑾方首先用眼神深意了千言,千言深知要摊大事,只能同安水夏挤了人群的隐蔽地方藏起来静观其变。

  那带头的品官又是耍威风,又是装摇着他那身锦衣华服。一腿便将面蓬前的凳子提到了!

  可是将当场的看热闹的吓得愣愣。

  “你们这里谁是老板?”

  面馆的老板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吓得满身大汗。

  “几位官爷,小的便是。”

  那品官打量了一下全身上下。“碎”了一口。

  “这画像上的几人你可曾见到?”

  老板弯下身去,仔细看了他手上的画像,七扭八歪,横七竖八来勾勒几幅什么都不像的抽象东西。

  一时好笑,却又不能再他面前坦露一丝不尊。

  “回禀大人,小人并无见过此几人?”

  那品官却大怒了。

  “你说你没见过这几人,那怎么刚刚有人来报案,说是他们来你这里来吃面?”

  这老板吓得两腿一软,却也聪明。慎想,拿了一副人看懂的画像来这里找他的麻烦,无非是想捞一碗他的油水。

  他赶紧将袖子里大银锭拿出来暗暗塞到他手中。

  “官爷,小心心意,不成敬意,小馆不成火候,还望放过小人。”

  殊不知那品官毫不领情,“咣”得一下将银锭摔倒了地上,狠狠骂道:“少跟老子来这套,画上的这几人乃是朝廷的重犯,如果你包庇,必是死罪!”

  老板顿时吓傻了,当众跪倒在官差面前,也顾不及街上的人将地上的银锭揽了去

  “大人明鉴,小人冤枉,从早上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来这里,你也看到了,小馆的客人现在就眼下这几位。”

  品官四下打探了一下,倒看这老板不像撒谎的样子,态度倒也和缓了一点。

  后有一老气横秋的方士站出来,因消息摸了空风,心里暗暗叫骂着。

  “赫大人,莫非是这八畜生耍咋们?”

  这姓赫的拿起了手里的画欣赏,也开始怀疑。

  “我这画艺可算生动?”

  那方士称赞。

  “赫大人的画栩栩如生,既生动又形象,根据报信人的叙说,这已经画得万无一失了。”

  姓赫的满意到:“嗯,我也觉得这都是杰作了……不过,八百阳那老头子也说了,准确的情报说,那千氏的遗孤一伙已经来到了姑苏,如果有这回事,那先前报信的人应该没有看错人。”

  方士点头。

  “赫大人,既然都是为了笑大人的利益,反正这一伙人都得死。以在下看,凡是这几日带武器出入姑苏城内的外来人士,皆有可疑之处。俗话说,宁可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漏网之鱼,我们只需将他们统统抓起来便可。”

  那姓赫的甚为高兴。

  “不愧是笑大人亲自指派来的人,好点子正与我想到了一处。”

  那姓赫的说到也做到了,立马吩咐人传了令下去,在姑苏城内将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抓捕行动

  顾惜朝衬踱,也对姑苏道里的事有所耳闻。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姓赫的便是姑苏城地方上的知府大人赫金保,他实际没多大本事,只是当年的京九天起事的时候做了帮凶,才有了今日这步田地。京九天让他做了这姑苏城的地方知府。所以他腰杆子直,面子大。贪财好色的他,尽将姑苏城内油水捞得一干二净。这些做生意的,谁又不忌怕他三分?

  心里暗下庆幸,还倒是他不与大家熟络,要是被他刚才认出来,恐是一件大麻烦……

  千言看这赫金保在与那方士不走,心里也开始厌烦。

  心想,大家都是带着剑在身上,若是此时脱不了身,怕是到时候他们的身份终究被识破。

  本想先准备动了手,此时,却见白瑾方几人试着悄悄离开,心里倒是一紧。

  “你们几个站住!”

  自知在劫难逃,千言“噌”的一下拔出了手中的寒雾,适被安水夏拦阻了下来。

  白瑾方几人停了下来,赫金保继续发问。“瞧你们这身打扮,应不像江南人士“

  顾惜朝回过头来,赶紧假意和颜笑道:“回大人,小人们乃是扬州境内人士,因小人家丈病急。小人才特与亲朋一同往姑苏来探望。“

  赫金保信以为真,继续追问。

  “你们身上佩戴的剑作何解释?”

  顾惜朝有路子。

  “哦,不瞒着大人,近闻扬州来姑苏路上盗贼猖獗,小人们才拿了剑当防身所有。”

  赫金保赞赏。

  “看你这样子,倒是个难得的人才,如何,来我手下当差,日后保你荣华富贵。“

  顾惜朝谢过:“承蒙大人厚望,可生男儿该当志存千里,小人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取得功名。实不相瞒,小人寒窗苦读,饱读诗书,今年正欲往京科考。”

  赫金保大加欣赏,拍手叫好。

  “好!很好!有志气!我欣赏,若是你科举状元,日后必是能报效国家的栋梁之材。”

  顾惜朝笑而不语。赶紧找了机会脱身。

  “大人,实在抱歉,小人家丈病急,耽搁不得。所以就先行别过了。”

  赫金保丝毫没有犹豫。

  “你不仅心怀大志,更有一片孝心,不与我办事,实在是一件可惜的事。也罢,若是以后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只管来找我。“

  顾惜朝终于松缓了一口气,趁着旁边那位方士还在他耳边怀疑的时候赶紧同大家辞了去了

  就连千言也万万没想到,这身为一个地方的堂堂知府大人,竟是这样一等货色。若不是听白谨方亲口说出来他的真实身份,千言还只当顾惜朝故意在吹嘘自己。

  与其赫金宝,这让千言想到了陈留安与临君公这类人,想来怎么不让人动火。“大家口口声声叫他们百姓父母官,可偏偏为何天下竟多些在这类出儿喜当差的?这样下去,老百姓的生活何时才能有出头之日?”

  顾惜朝体会。

  “气归气,饭还是要吃的。自古黑暗是与权利与时俱进的,倘若不治本,有没有这类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那就杀一儆百,先将这天下的食人虫、害马精杀了,我看他们还嚣张个什么!”

  “要是能杀了,我们还在这些人的眼皮底下低声下气?”

  气得千言牙冠呲咧。

  白谨方无过大在意,见周围都是官兵在抓人,赶紧示意几人回避。

  “此地,看来也不宜久留。”

  阿兰放宽心。

  “哎呀,用不着这么怕,你们也看到了,刚才师弟还把那知府大人耍得团团转呢。我看,我们倒不如去找家客店,先将身上的东西放下来,爱吃的去吃,爱玩的去玩,晚上安安心心睡个懒觉,等明日太阳出来了在去雁南。”

  白谨方不以为然。

  “你们注意到了没有,赫金宝身旁的那位方士,说话口音完全没有一点江南的味道,从刚一开始,我一直观察他的举动,就算赫金宝完全轻信了顾惜朝的话,那人却早已看出来点端倪,如果当时不是好着知府大人的面子,想必他早已揭穿了我们。”

  顾惜朝一愣,后有余悸。

  “另外,如果赫金宝说得没假,想必神枪堂的堂主八百阳已经在替京王做事,如果在这里撞上他,以他这种小肚鸡肠的人,想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阿兰这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很扫兴。

  “小心归小心,但看大家也累了。今日我们便先离开姑苏城,在城外寒山寺附近找一家落脚的店住一晚。”

  也是在没个底,与其这样提心吊胆,还不如到野店将就一晚。

  几人没了意见,也就开始往城西走……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新月梦竹剑,新月梦竹剑最新章节,新月梦竹剑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