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道传 第十三章

小说:拓道传 作者:华南老实人 更新时间:2019-09-14 09:18:50 源网站:三七中文
  谭天华与田君浩两位堂主闭口不言,一切等着段元德做决断。

  两人皆已萌生退意,其一是张不惑乃东州人,是因误会才与玉鼎门起了一系列冲突,照理说同是东州人不分你我,也就没有颜面扫地这一说法。最重要的,是张不惑的个人武力实在是太强,与其交手之时毫无反抗之力,令人胆寒。

  段元德同样知晓这个道理,以张不惑这般勇武看来,就算是玉鼎门上下齐出,又能奈人家何?此时若是再提找回场子之类的话语,那就真真是会让人耻笑了,也就只能用同是东州人不分你我这番话语来安慰自己。再者张不惑今日留手,依然是表示出了足够的诚意,若自己再敢嘴硬不忿,恐怕之后的事就不用操心了,马上就能将小命留在此地。

  而且若是真惹恼了张不惑,人一怒之下直接去将玉鼎门给血洗一遍,那时候玉鼎门近二十年基业可就都要毁在段元德一念之间了。

  “此事,便依张兄所言,同是东州人,相煎何太急。”段元德忍痛挣扎着站起身,微弯着腰抱拳道。

  张不惑点头,也朝他抱了抱拳,这是给这名江湖汉子的尊敬。看了看后方仍在原地不敢动弹的十数骑,张不惑洒然一笑,横跨上马背,临走前好好看了眼完整参与了整件事的刘庆生,将在那弯腰低头的后者给下了个半死。

  有人说,真正的成长,不是单指年岁上的生长。真正的成长,是要用你经历事情的多少去衡量。若一生碌碌无为,成长的只能是你老旧的躯壳,而你的内心依旧稚嫩。唯有去亲身经历过,你才能懂得,你所经历的事情就像是一把刻刀,能将你的心灵雕琢得剔透。

  谭天华怔怔看着那骑马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知不觉间烙印在了脑海最深处。这个人,看起来还很年轻,他的未来会是怎么样的,谭天华不敢想,就像现在,在地上捂着伤口的他,只能抬起头来去仰望。

  ---------------------------------------------------------------------

  江湖上,本来流传着一句话:通州有枪。

  现如今江湖,这一句话后面又多了一句话:通州有枪,东州亦有枪。

  至于是哪杆枪更强,通州与东州的江湖人一直在争论,只是争论是争论不出结果的,所以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两杆枪,期待着他们什么时候能真刀真枪打上一场,好将这两句话重新变成一句话。

  通州的枪是什么态度,不清楚,但东州的枪听到了这两句话后似乎笑得很开心,扯了扯手中缰绳,调整好方向,往通州而去。

  一月后,通州,来喜酒楼。

  此时正是响午饭点,酒楼内一桌桌三五成群喝酒吃肉的江湖人士多,正嘈杂得紧,若是细听,可以发现他们所谈的内容正是通东有枪一事,说到兴处,便不免谈起三个半月前万阳过江东州,枪挑玉鼎门堂主的事迹,如此一来,便好衬托通州的枪之强。

  也幸亏此地都是通州人,若是有东州人在此,定要冷笑着说上一句那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东州张不惑败于枪下。不过即使有东州人,可能此时也不敢作声,毕竟没有谁想被一群酒意正浓的江湖汉子群起攻之。

  江湖事,本该是日日新鲜,像这般三个半月经久不衰的事迹,实属少见。如此也可看出,东通两州相互争锋的氛围之高涨。东州以往无枪,现在出了个张不惑,东州人自然要捧,一直以来都是通州有枪,通州人自然要维护,也就早就了现如今这般局面,茶余饭后,谈论都是此事。

  “万阳之前名不经传,没想到一扬名,就是整个江湖皆知,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五大三粗的汉子闷了口酒,摇头说道。

  身侧一络腮胡大汉接话道:“敢只身杀入东州宰了个堂主后安然而退,先不说胆识,胆识这身武艺,便是令人望尘莫及。”

  同桌其余人深以为然,均纷纷点头。旁边桌正有一年轻人在吃着一碟小炒,椅上放着一白布包裹的棍状物体,听闻此言,却是笑容满面,一边微摇着头一边夹菜,似是不怎么赞同。

  年轻人正好坐在络腮胡大汉对面,络腮胡大汉见他似是不赞同自己所言,酒意发酵之下,大声问道;“小子,看你频频摇头,莫不是觉得洒家说得不对?”

  络腮胡汉子嗓门本就大,借着酒意更是再涨三分,这一嗓子喊出来,顿时将整层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张不惑吃了口菜,缓缓说道:“万阳这身武艺要是真望尘莫及,那怎么还败于东州的枪下了?你嗓门挺大,倒是给大家说道说道。”

  这话一出,楼层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一道道要杀人般的目光狠狠剐在张不惑身上,一人一桌的张不惑一下就成了众矢之的,张不惑没什么别的感觉,倒是因为一下子被这么多人注视而有些尴尬起来,连忙夹了几口菜送入嘴中缓解此间气氛。

  “妈的,”络腮胡一拍桌子,大声道:“我通州什么时候出了你这么个空口白牙的小子?”

  张不惑耸了耸肩,回道:“你通州还真没我这号人物,某乃东州人士,也恰好,东州人都比较实在,从不说空口白牙的大话。”

  络腮胡把腰间大刀一拔,砰地一声拍在桌面上,“原来是东州的小崽子,莫不是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来我通州地界胡说八道?要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尽管开口,洒家最是乐于助人,只要你开口,洒家今日就送你一程,埋在我通州这般好地段,也好早日投胎个好人家!”

  络腮胡这番话说得那叫一个威风十足,许多人都忍不住拍案叫绝,酒楼内响起阵阵不愧是我通州好儿郎之类的话语,此起彼伏经久不息。

  张不惑满脸敬意地拱手道:“这般好威风,不知这位好汉是何名姓?”

  络腮胡往自己脸上摸了摸,本就大的嗓门再提亮三分道:“通州霍德炳,承蒙江湖上各兄弟抬举,有个霍霸刀的虚名。”

  “原来是霸刀兄,久仰久仰 。”马上有人站起来抱拳恭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在之前听过这个响亮名号。

  络腮胡霍霸刀脸上凶狠一扫而空,马上堆起了笑容,拱手回礼。

  “霍霸刀,倒是个响亮名号。”张不惑笑道。

  霍德炳嚷道:“那小子,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我可没有这般响亮的名号,只是,诸位应该都听过我名字。”

  张不惑顿了顿,环视了一圈场内环境,一字一顿道。

  “东州,张不惑。”

  霍德炳刚准备继续嚷嚷,忽而反应了过来,仔细瞧了张不惑一眼,顿时打了个冷颤,半张着的嘴张也不是闭也不是,就这般楞在当场。酒楼内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众人面面相觑,似乎先前一直在谈论的东通州枪中的东州枪,就叫张不惑?

  霍德炳现在可没先前威风了,偷偷瞄了一眼方才拍在桌面上的大刀,想收回来,却又不敢去握刀,怕张不惑会误会他有什么想法。酒楼内的众人亦是陷入了尴尬,先前他们可是吹嘘得厉害,现在见着张不惑本人了,嘴却想张也张不开了。

  “怎么不说话了,霍霸刀,我可是还想向你请教一个响亮点的名号,好日后用来行走江湖呢。”张不惑笑呵呵打趣道。

  霍德炳挠了挠头,讪笑道:“那个,张兄,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张不惑摆手笑道:“行了,客套话就不用说了,名号赶紧来一个。”

  霍德炳尴尬道:“张兄,刚才不是没认出你来嘛,大老远的来到一场,当是去寻我通州魏大家磨砺武道才对,可千万别在我这个小人物身上浪费时间。”

  张不惑被这霍德炳的快速变脸给逗乐了,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要做到这个程度可真是比一般人要难得多。

  “得了,刚才听你们一直在讨论到底谁的枪厉害,现在我正好在这,若是想知道结果,就去将消息带给魏季弘,说我就在这里等他。”张不惑笑着对周围众人说道。

  闻言,众人立马奔走相告,张不惑在此等候魏季弘,东州通州两枪将要一战的消息,以风暴席卷般的方式蔓延了整个通州。所有收到消息的江湖人都在第一时间赶往来喜酒楼,这家本名不经穿的小酒楼,今天真的来喜了,且人满为患,真真是里三层外三层。。

  半天时间,魏季弘来了。同来的还有师弟万阳以及师妹江韵,一如第一次见面。

  魏季弘面色古井无波,万阳则紧盯着张不惑,至于江韵,低下头掰着衣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季弘拱手,率先开口道:“张兄,四月不见,风貌更盛。”

  张不惑亦拱手:“叨扰魏兄了。”

  魏季弘接着道:“张兄此来,可是正如传言所说?”

  张不惑点了点头,却只是就那么坐在那里,旁边的枪杆好端端放着,丝毫没有动手的意思。

  魏季弘微眯着眼,通州第一枪的名号是他师傅的,师傅走后是魏季弘用手中这杆枪守住了这个名号,如今有人上门来取,魏季弘手向后伸,准备将背上的枪取下,无非就是像以往一般退敌而已。

  见到魏季弘手上动作,张不惑依然端坐在椅上,只是体内气机陡然鼓动,看向魏季弘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

  魏季弘取枪的动作一凝,有强大压迫感凭空出现镇压着他的身体四肢,他有种感觉,这杆枪他取不下来。

  抬眼与张不惑对视在一起,许久,魏季弘艰难地吐出了四个字。

  “我不如你。”

  四字刚出口,镇压四肢的压迫感瞬间消失无踪。

  张不惑没有再说什么,拿好枪杆,离开了酒楼。

  从此,江湖上只剩下一句话,东州有枪。

  但自从那日之后,东州这杆枪,却是再也没有在江湖中出现过。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拓道传,拓道传最新章节,拓道传 三七中文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