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行 第一百一十二章 凭君传语报平安

小说:桑泊行 作者:一念笑 更新时间:2019-11-01 17:41:33 源网站:少年文学
  桐拂想不出比眼下更糟糕的境况,他们几人如今所处的位置,被四周扎营的盛庸军团团围着,虽然尚未被发现……

  但被发现,那是迟早的事,看不到尽头的廷军营帐连绵不绝,援军是万万指不上了。

  桐拂倒不觉得什么,毕竟别人瞧不见自己,到时候趁乱溜了就好。只是孙定远该如何,还有……

  她扭头看向朱棣,原以为他会神思凝重,不曾想,他此刻面上一片云淡风轻。

  云淡风轻?她心里一个咯噔,这已经不是气魄的问题了。

  “兽角。”他忽然道,说罢翻身上马。

  其余几人闻言,亦跟着上马。赤兔催着,她也只能爬上马背。才坐稳了,瞧见马三保自腰带上取下一个兽角,凑到嘴边,角声嘹亮悠远,听得桐拂却是一身冷汗,这是怕对方看不到自己?

  之后的一切,实在出离她的想象。这么一行人,吹着兽角纵马跃行,大摇大摆穿过盛庸的营帐,竟是无人敢阻拦。

  之后她才想过来,当是那句,勿使朕负杀叔之名……不得不说,十分好用且可一用再用的一句。

  兽角大约也有联络的意思,等几人出了盛庸的地盘,这一边燕军的阵列已然布好。几乎没有喘口气的时间,这一日的仗就这么开始了。

  自清晨一直到中午,两边激战不休相持不下。桐拂摸出布条将一双眼遮了,由得那赤兔到处蹿。心中只愿,又一场噩梦纷纷,早见尽头……

  风起得十分突然,很快,砂土弥漫四处。桐拂只觉耳边那风沙簌簌有声,将面颊擦得生痛。赤兔却并不慌张,反倒振奋起来,风沙里打仗,这家伙早见惯了的。

  桐拂将眼上的布条扯下,风大得越发厉害,卷着黄沙,已是看不清周遭情形。这场景有些面熟……她心中猛地一跳,白沟河一役,便是如此。彼时大风忽至,将李景隆的大旗生生折了……

  又看了一圈,果然是东北而来的风,也正是顺着燕军列阵的方向。回头恰看见朱棣策马到了身畔,他瞥了她一眼,这一眼尽是志在必得。不过很快他的身影隐在风沙之间,身后是军心大振的燕军……桐拂晓得,这一仗,已无悬念。

  盛庸军逆风大败,退走德州。前来合军的平安,也只能半道还师真定。

  三月底,藁城之战。

  平安搭建了箭楼,高高在上万箭齐发。朱棣的大旗很快被扎成马蜂窝一般……

  但燕军再次大胜,同样是忽起大风,风沙中乱了阵脚的平安军迅速被击溃,被逼入真定城中。燕军进至大名。

  四月,建文请燕王罢兵,归藩。燕王拒。

  七月,平安自真定袭北平。盛庸进紫荆关,谋保定,至易州水西寨。

  八月,燕王救保定,围水西寨。

  九月,燕将北平破平安,平安还真定。

  十月,燕王破大同、真定,还北平。

  ……

  金幼孜站在无人的水巷渡口,大氅里一包衣物,是新制的冬衣。她不喜花哨的布料,皆是素净的样子,就如同她的性子,水光天色一般。

  少顷细舟无声而至,泊在岸边,那人的面目依旧笼在笠下,也不招呼,只待他上船。

  此数月,每隔三日,这舟子便来接他,去那不知何处的河房,见上她一面。她仍睡着,微弱到几乎没有的气息。

  桐君庐寻过他几回,见他神色倒也不逼问,只嘱他若见到小拂,让她早些回家待着。临了却每每给他一匣子药,多半是补气神之类,恰是桐拂用得上的几味。

  金幼孜心中约莫觉得,桐君庐多少知道些却并不点破。至于他是如何知道,金幼孜无从揣度。单是桐君庐如今对自己,仿佛自家人一般的态度,足令金幼孜感激不已。二人何时竟成默契……

  面上的布条取下,金幼孜抬眼,不过几日,河房外的金桂已落了大半,只余了不多的细碎花簇。他伸手折了一枝,提步入西厢廊下,将房门推开。

  把包袱放了,桂枝置于案上,将榻旁的青帐撩起,他不觉一愣。

  她不似往日平躺,此刻侧睡着,手枕在脑袋下,另一只手揪着原本方在枕边的香囊,垂在榻外。那香囊是桐君庐交与他的,说有克心悸助平息之用,他便一直放在那里未曾挪过地方。

  金幼孜大喜,矮身轻唤她,“小拂……是我,金幼孜,柚子啊……你是不是醒了?能听见么?”

  她额上有微微细汗,却并无任何反应。金幼孜取了帕子替她擦着,“没事的,你听着就好……

  你爹爹我刚见过,他好得很,如今在惠民医局,担着太医的职,虽食宿皆在医局内不可随意离开,却并不烦劳。

  桐柔她也安好,前两日我随户部几位大人去了文华殿,远远见到她,就在陛下身旁……”

  他将她的手轻轻掰开,将那香囊取出,仍置于枕畔。

  “燕王自年初战至眼下,又归北平。三月,陛下再次罢免齐泰黄子澄,面上劝降,其实一直征召兵马,扰燕王饷道……

  燕王岂是庸碌之辈,遣那李远以轻兵六千人,穿着朝廷军的铠袍,背插柳枝,一路自济宁、沙河一直到沛,火烧朝廷军粮船……”

  “你可知,那日焚毁数万舟船,河水几沸腾,河中鱼虾浮尸无数……”

  他将她扶起,靠在自己怀中,取了桐君庐给的药丸,给她服下。那药丸入嘴即化,他以小勺略略喂了些水进去。

  正欲将那勺放回案上,忽觉自己衣襟一紧,忙低头看去,她本垂在一旁的一只手,此刻竟捉着自己的衣襟不放。

  金幼孜手中的小勺哐啷一声落了地,将她的手握住,“小拂,你能听见是不是?莫怕莫怕,会好起来……”

  桐拂猛地自榻上坐起,窗何时被风吹开,此时哐啷有声。她走至窗前,长发被夜风扬着,在眼前凌乱。

  仍是燕王府,她仍被困着。方才,又生了幻象。

  金幼孜的话她听得真切,甚至……他说话时的气息在耳畔,她也觉得出。

  而他说的这些,一件件一桩桩,她非但知晓,且都瞧得清楚。

  还有,还有许多他知晓的……

  锦衣卫千户张安,手持皇帝密信至北平,令世子背其父而归顺朝廷,许以燕王位。另有中官黄俨,驰报远在德州的燕王,称世子与朝廷密谋……

  彼时朱棣的神情,桐拂瞧得清楚,口称不信,面色却极为肃杀。一旁朱高煦亦出言,疑世子之心。

  一番阴谋阳谋,她看得倦怠意冷起身欲走,却被一旁小五拦住了去路。抬头看着他的目光,她晓得,自己若是胆敢此时迈出帐去,他下一刻就有法子将自己整得魂飞魄散。

  如今自己,倒似是成了军中镇宅,不,镇营的器物。只差将她挂在那大帐中央,大旗之上……

  一声“世子信至!”,帐内瞬时一片死寂。

  如此关头,信中所言,怕是会将这时局搅个天翻地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桑泊行,桑泊行最新章节,桑泊行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