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泊行 第一百五十七章 思君携手安能得

小说:桑泊行 作者:一念笑 更新时间:2019-11-01 17:41:33 源网站:少年文学
  自文渊阁出来,金幼孜一路神思不定。

  这夏元吉,平素与他并无深交,他又如何知道小拂?又怎知她善水?

  治水之才?她如今这般境地,莫说治水,所到之处不被她搅个天翻地覆已是幸矣……

  雪后巷道,除了墙头一片皓色茫茫,街面已扫得干净。邻街的商铺,腾腾烟气里,热茶滚汤、新出灶笼的糕团米粥、红泥小炉上烫着酒……将那迫人的寒意驱淡了几分。

  买了几个梅花糕,油纸包了揣入怀中,他紧走几步入了官舍的巷子,方推开院门就瞧见扫院的仆役迎上前。

  “哟,金大人来了,小拂姑娘方才还提到你……”

  金幼孜喜道“她寻我?”

  那人笑呵呵道“问了几回了。”

  金幼孜兴冲冲就往后头走,差点和思暖撞了个满怀。

  “金大人可算来了。”思暖亦满是笑意,“她早起就在东厢房里,出来问了几回金大人来了没有……”

  金幼孜来不及再说什么,径直往那东厢房去,伸手挑了帘子,一脚就踏了进去。

  尚未看清里头情形,只觉脚下一滑,身子一仰,人就坐在了地上。待痛楚慢慢浮现,他才看清地上一层水渍,已结了薄冰。

  她蹲在不远处,正扭头看着自己,满脸惊讶,“来就来了,坐地上做什么?不冷么?”

  金幼孜哭笑不得,“这一地的冰,也不怕自己摔着……”

  她这才反应过来,很是歉疚地走到近前欲扶他起来,“就拎了一桶水,怎的泼出来这许多……”

  将他扶起身,她兴奋道“柚子,我给修好了!”

  金幼孜听这一声柚子,再见她满面喜色,方才一肚子怨气立刻消散,佯恼道“脚刚好又折腾了什么?”

  “你自己去瞧。”她喜滋滋指着屋子一角。

  这一回,他小心翼翼,扶着椅子案几挪过去,就见角落里立着的欹器。

  铜质,云牙大口外敞,圆腹尖底筒形,周边饰雷纹,两耳位腹中部,以铜链悬于横木之上。

  那上头一个水漏,水正一滴滴落入欹器中。欹器先是倾斜,水盛过半即中正,待水盛满了,整个欹器嗒一声翻转,将其中的水皆倒空了。

  她蹲在他身旁,掩不住的得色,“怎样?可是成了?”

  他却没搭理她,眼盯着那水滴一点点注入,半晌才幽幽道“你摆弄这个,当真只是为了解闷?”

  她没吭声,抠着欹器横木上的云纹。

  “你想去找那个鱼鳞手臂的人。”他不依不饶。

  “也不全是。”她听起来闷闷的,“我究竟是个什么,我想闹明白。”

  她忽然抬眼,“金幼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他将她一手握在掌心,“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对我来说并不要紧。你待在我每日能看见的地方,安安分分,别老将自己陷入险境,就成了……”

  他的掌心温暖,目光深邃,那中间百般意味,又透着几分无奈。她就觉着,他应是没说谎。但他这幅样子看久了,她总觉得心里跳得慌。

  面前的那欹器,卜得一声翻了个个儿,将那上头的滴漏震得就要落下来,二人下意识同时伸手去扶。

  只这么一瞬,桐拂觉着眼前一黑,忍不住道“你蒙我眼睛做什么?”

  一旁却是金幼孜一声,“闭嘴!”

  不,不对,这语气,是明书。

  她奋力地睁大眼睛,才渐渐适应了周遭黑暗,也才瞧清了眼下处境。手被缚,身下微微摇晃,一旁钉死的舷窗透着极微弱的光亮。

  她扭头看去,一人被绑在她身后。再看仔细了,是她二人齐齐被缚在舱内的一根木柱上。

  方才……方才她和金幼孜在看那欹器,眼下却和明书绑在一处。那欹器……

  “柚子……”她小声试探道。

  身后的那人忽然将她被缚着的手握在手中,很快又松开,“你昨夜手滚烫,应是在水里受了寒有了热症。现在不烫了,怎的又开始胡说八道?”

  她心里一叹,是明书无疑了。

  “文远大人不在这条船上,这里好像只我们俩。昨夜张景云的手下见我们入水,又去报了水师,很快会有人来。”他压低声音道。

  桐拂却窃喜,原本就是想来瞧瞧那个鱼鳞纹手臂的人,还担心再回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早让他跑脱了。如今看来,距上次不过一夜功夫……

  明书听着身后没动静,当她忧心,嗤笑道“现在知道怕了?你跟着乱跑什么?谁让你跳下来的?”

  脚步声停在了外头,明书立刻止了声,将她的手捏了捏。桐拂晓得,那意思是让她老实些。

  门被推开,刺目的光猛地扑进来,桐拂闭了闭眼,再睁开,来人已到了面前。

  她看向他的手臂,一阵失望。他穿着长衣,手臂被遮住,顺着看下去,他的手里握着刀。刀身明晃晃,映着自己的身影。

  “你们,本来不用死。”那人面目隐在漆黑的面具之后,“硬要闯来送死,就莫怪了。”

  瞧着她的目光飘向他身后的船舱外,他又走前了一步,“救兵?你们的救兵来过了,又走了,不会再回来。”

  “你的水衣哪儿织造的?”桐拂却冷不丁问道。

  身后的明书又狠狠捏了她一下。

  那人一愣,脚步顿住,继而冷笑,“水衣?也只有自以为会水的才会穿。难看且无用的东西。”

  桐拂有些纳闷,她分明瞧见那人手臂上鱼鳞纹路,不是水衣上的,难道……

  舱外忽然传来的缠斗声,令那人猛地回过神来,举刀就刺。

  桐拂避无可避,却猛觉着手臂上一松,紧接着被人一拖,身子矮下来,与身后的明书一起滚去了角落。

  那刀落空,噗嗤一声没入那木柱之间。

  桐拂惊魂未定,起身才发觉是明书趁着她二人说话,悄悄将缚着他们手臂的绳索割断。未来得及喘口气,那人举刀再次扑来。

  舱口猛地射入的箭矢,令他不得不回身格挡,数人跟着扑进来,与那戴面具之人立时缠斗一处。

  桐拂再欲打量,已被明书拖着往舱口去。

  外头箭矢纷乱,二人一时也不敢出去,可见外头一片混战,甲板上血迹狰狞。

  猛听身后有人厉声道“莫让他逃入水中!”

  就见那戴面具之人破窗而出,直往船舷边冲去。

  桐拂伸手去拽那人衣袖,刺啦扯下一片,尚未看的仔细,就听那人一声闷哼后背中箭。但下一刻他已飞身入水,转眼消失在水面。

  她追到船舷边,想都没想,跟着纵身跃入水中。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斗破苍穹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桑泊行,桑泊行最新章节,桑泊行 少年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